采访翻译.jpg

访谈|专访大陆版《大雄的月球探险记》中文译者

暗影雪狼Husky|6 月 26 日
本文最先发表于机器猫吧大全


前言

转眼间,今年哆啦A梦电影《大雄的月球探测记》已经在内地上映了一段时间,想必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除了对电影的剧情、人物记忆犹新外,也会对电影的中文翻译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这多亏了本次参与电影字幕翻译的三位哆啦A梦爱好者。

他们有着不同的职位,来自不同的地方,但对于这部作品执着的热爱与对于翻译的严谨精神使他们聚到了一起,为了让观众能更好地理解与欣赏这部电影,他们所付良多。本次我们有幸请到了他们,并针对一些电影翻译上的问题进行了采访。


正文

雪狼:

三位参与本次电影字幕翻译的原因与契机分别是?


EK:

我的话,契机很简单。就是cfan一直在为这事努力,同时我作为哆啦粉丝,对日语也有信心,如果能帮上忙自己也觉得很开心,所以当听他说到这个事的时候就答应了。


SummerHuo:

原因是因为cfan对这件事一直抱着不放弃的执着,契机是cfan的强烈推荐,让我心怀感动,所以就答应了。机会的话,这个让cfan来说就行。


雪狼:

两位的参与都是缘于cfan君啊。


EK:

嗯,所以这个主要还是让cfan说说吧。


cfandora:

想做翻译的原因就是,最初接触官方的想法是改变他们的情怀式营销,但做了几次尝试后发现无果,就改为在翻译上面努力,减少其中的错误,于是就改变了努力的方向。


SummerHuo:

cfan真的付出很多。


EK:

是的,可以说如果没有他那么努力,我们不会主动做这么多的。关于怎么得到这个机会的,我也想详细听听,总感觉他不仅努力,还是背着我们暗地里搞的,哈哈哈。


SummerHuo:

哈哈是啊。


cfandora:

抱着做翻译的想法,2018年的时候我就进行了尝试,但最终连送审版字幕都没能做上。等《金银岛》公映以后,大篇幅的错误翻译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在b站上吐槽这个现象的时候,有一位用户来评论区提出说可以帮我们联系译制厂。在这位用户的热心帮助下,我联系上了负责哆啦A梦译制工作的长春译制厂厂长,她也同意了我的申请。于是进度条就慢慢开始走了。


雪狼:

这也是偶然但相当了不起的机缘啊。


cfandora:

其实也不是偶然,那位用户小时候也经常看哆啦A梦。并且去年的哆啦A梦里面有长泽雅美的配音,而他也很喜欢长泽雅美。


SummerHuo:

所谓人生总会遇到惊喜,人与人的邂逅总是充满了神奇。


EK:

真是缘分。然后的故事,就是通过宣传公司联系到引进电影的凤仪吗?


cfandora:

那是再之后的事了。中间想过直接去译制厂内部,但条件不太允许。


EK:

你继续,如何一步步联系各方,这中间都通过谁。最终走到开始翻译。


cfandora:

就觉得和负责电影宣发的小桌文化那边接触了四年吧,她对我的性格也比较了解了,所以这次胆子更大的去交流了。


雪狼:

小桌文化是起到了牵线搭桥的中介作用么?


EK:

毕竟电影宣传都是他们在做。突破口是小桌文化那边是吧,明白了。


cfandora:

是的,小桌是我们联系上片商的中介。听说你之前也和他们接触过,也接过活不是吗?


EK:

两码事,那个就是简单文本翻译,不是跟boss直接联系的。


cfandora:

经过她的推荐,我们就联系上了片商,也就拿到了原始日语的台本。那个时候传神语联已经翻译好了第一稿,所以就一起给了我们。3月下旬吧,给了一个周末的时间,我们交回去以后他们就要送去广电总局审核。


雪狼:

嗯嗯,那么一个周末的时间具体做了些什么呢?


SummerHuo:

对送审翻译进行了校对工作。


EK:

拿到剧本我是先看了一下,发现很多台词明显跟传神的版本不同。应该是传神拿到的是完稿日文台本,而我们拿到的和上映版本一样,也就是声优配音后完成的版本,其中有很多有很多微妙的改动。一开始把这种地方,还有一些明显的错误给改掉了。


SummerHuo:

说明声优正式配音时,对台词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改,一种可能是声优觉得那样的改动更符合角色特点,另一种可能是声优会有少许的自我发挥的想法,使得本已定好的剧本能再创造。


cfandora:

同时,EK也列了一份名词表。我们翻阅了漫画和动画,比对其中对这些道具的翻译,然后来综合考虑,最终用什么翻译。

专栏三十八1.png

EK:

表格里边我们三个很详细的查出秘密道具出处等填在里边,人名等其他名词也尽量放在里边 并写了翻译的理由。这个阶段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月球车的名字,日文叫マヨタケ;其实可以有两种理解,传神翻译成比较容易查到的鬼伞(一种菌类),而当时三个人那时只有我看过原片,考虑到到跟月亮有关,菌类的名字太奇怪了,便找到了另一种翻译——幼竹,辉夜姬的传说也跟竹子有关系,后来我们发现台湾那边的朋友这里用的是“嫩竹”,就觉得不谋而合了哈哈。


SummerHuo:

而且片中也有大量的竹子元素,以及年糕,台译应该会用麻薯。还有就是十五夜那个。

今日 十五夜でしゅう?」



EK:

十五夜也犹豫了好久,日语里一般都是指中秋。后来决定不翻译成中秋的一个决定性因素是电影中出现的红叶,在日本大部分地区,中秋节的时候可能基本看不到红叶,所以提到农历八月十五,日本人大概不大会想到红叶。


SummerHuo:

十五夜在我以往做字幕时是习惯翻成满月夜,而且港译也是习惯翻成满月之夜,最后因为EK注意到片中的枫叶,所以觉得八月十五不太合适,我就提议改成「今晚不是满月吗」。


雪狼:

对照各个翻译,联系电影中的文化渊源,确实是进行了非常多的考虑啊。


EK:

确实,不好好了解作品的翻译是不负责任的。


cfandora:

关于阿尔的预言,传神的第一稿用的是白话文,而我们的翻译中刚好有一位就是老师,他就突出了他的想法,因为是一千年以前的预言,文言文可能更合适。


EK:

对,那个地方,原文就用了古文


雪狼:

也确实是非常贴切呢,如果是白话,可能就没有那份充满历史感的感染力了。


SummerHuo:

原本的翻译是这样的:

经过漫长的时光,也无法和友人回到故乡,无数的兔子从天而降,大地也找不回失去的太阳。


表示的是否定意思,把意思翻译反了。


EK:

对,“也无法和友人回到故乡”,这里明显没理解古文的文法。不过那个文法好像也是查了半天,最后cfan还不知道找了哪里的外援,最终才确认。


SummerHuo:

是的,确认了文法后就开始真正改成古文,。


cfandora:

那位外援好像就是台湾那边负责翻译的伙伴。

我们把预言翻译改成了:

千载逝之

将与友人共还乡

千兔降临

光之大地将还归



EK:

还比如用“以太”这种词,本来还想改的再顺口一点 不过能力有限(笑)。


SummerHuo:

中间也改了好几次,在敲定用“千兔降临”之前,我是想改成“千兔降之”的,想着对应“千载逝之”的“之”


雪狼:

没采用是因为有歧义嘛还是?


SummerHuo:

是的,觉得有歧义。降是多音字,如果以为是xiáng,那么意思就不对了。


cfandora:

因为我们提交的台本是不带注音的,有点担心配音的时候读错了。


SummerHuo:

所以还是用降临。


EK:

其实要说难点,片名翻译是最难的,因为我们提意见也没用。


cfandora:

这一点小桌有跟我讲哦。片名在很早时候片商就和日本敲定了。

她说做宣传,最重要的是标题要简短,这样才能更容易让人记住,在网上搜索起来也更方便。就比如《大侦探皮卡丘》之前的译名是《精灵宝可梦:大侦探皮卡丘》,他们后来直接把前面的精灵宝可梦去掉了,正式上映时也没加回来。


EK:

不过最后为啥“大雄的”又回来了呢?


cfandora:

但哆啦A梦这方面,他们最初去掉“大雄的”只是为了在预热的时候更容易让人记住,正式宣传的时候还是会回来。你也知道日本的片方一般都不会同意随意缩短名字,而美国就相对松了,所以他们早些时候用短名字的时候都写了一个“暂译”,因为他们不太方便说是正式,其实早就已经敲定了正式的片名。


EK:

原来如此,估计版权方也不希望没有这几个字吧。


SummerHuo:

毕竟电影哆啦的真正男一是大雄(笑)。


EK:

这操作没想到啊。

说回来咱们翻译的事吧,送审就这样交出去了,接下来的过程呢?


cfandora:

接下来就等过审以后,厂长来联系我们。

其实我们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也有做过别的修改吧,因为一个周末的时间太短,再则这只是拿去送审,我们后面还有时间来做进一步的完善。


SummerHuo:

是的。


EK:

对。说起来,我们也翻译了片尾的主题曲,不过最后没用就是了。


cfandora:

译制厂依旧常规操作,片尾曲歌词不打。


SummerHuo:

还有制作决定。


EK:

对对,2020年电影的公开决定,当时都有的。


cfandora:

但我们没想到在送审的时候预告就被cut掉了呢,直到上映后才发现。据说原因是,这个预告里面带了“2020年春公開決定”的字样,但在我们内地,电影在明年春天不一定能上映,一般都在儿童节。


EK:

不过好在切掉只是因为不确定又要合规,跟引进与否没有直接联系。


cfandora:

对,EK总结的不错。就是要符合规定,对于不确定的事情不能放出来。


EK:

这一点相信日本人也能理解。


SummerHuo:

只是今后内地上映的影片片尾彩蛋会少很多,乐趣也少了点。


cfandora:

也不一定,说不准只是今年会这样,因为每年的规矩和玩法都有变动。


EK:

广电通过之后我们就一起一边改配音版一边再微调了吧。


cfandora:

通过以后厂长就来了电话,并提了一些要求,我们就照着做了呗。


EK:

具体是加上说话人的名字,还有啥来着?


SummerHuo:

还有再校对、查漏翻,那时查到传神其实还蛮多漏翻的。


EK:

对。有剧本的话,不应该那么多漏掉才对,也不知道是不是版本不同所致。


SummerHuo:

比如大雄掉到月兔国地下洞窟后,喊的那几句话,还有小夫第一眼看到露娜,在旁边轻声说了句「好き」。


EK:

不不,这些倒应该是后期手写加进去或者临时调整的 在原文明显没看到。


雪狼:

说起来,这边还有一个很感兴趣的地方,就是“龟龟”“乌鸦笑猪黑”这样俏皮生动的怎样的考虑呢?


cfandora:

“乌鸦笑猪黑”是传神第一稿就有的,我们当时觉得这个本地化用的很好,就保留了。


SummerHuo:

「龟龟」则是我改的,原本的翻译是乌龟。一开始就是觉得翻成龟龟比较萌,心想可能会让观众看着更有趣,我也不知道网上已经有「龟龟」梗了。


cfandora:

起初只是把这个角色往可爱的地方塑造;后来觉得最后那里,“龟龟”作为感叹词也能和当时的情景有效结合。


EK:

同不知道这个梗,还到处查。


cfandora:

什么!我还以为你知道。可以查查山泥若,他在读“我滴个乖乖”时因为口音所以听起来像“我滴个龟龟”。


EK:

专栏三十八2.png

完全没听说过这些啦!!


cfandora:

至少你看过那个表情包吧,懂意思就行。


SummerHuo:

观众喜欢就行。


EK:

是啊,结果来看,效果还是挺好的。这些能逗笑大家的地方,我个人出发点还是建立在符合原意上。

说到龟,它的种类也比较特别,不过作为台词估计没人注意,其实我们当时也是查了资料定的。


SummerHuo:

是这样,月牙陆龟这个名称也是专门查了才采用的。传神是翻成了满月陆龟,后来查资料发现,“ツキノワグマ”的原意是亚洲黑熊,如同资料图上所示的,上胸有月牙状花纹。

专栏三十八3.png

EK:

跟莫佐胸前的造型一样。


SummerHuo:

所以敲定用月牙陆龟。


EK:

此外,还有本作的一些“经典台词” 我们翻译的时候也都反复推敲过。


cfandora:

但我觉得有个地方还是很可惜!就是莫佐的那句,“不晓得“!


SummerHuo:

“不晓得”这个一开始是传神翻的。


EK:

对对对,这个我们也是想来想去。因为原文它在表达“不知道“的意思时一直在用敬语,所以就想还是特别点。所以我们就在传神的“不晓得”基础上把每句都调整了,既能有“不晓得”,又能显得很通顺


cfandora:

结果在译制厂啃词时全改成了不知道。


SummerHuo:

普通了很多。


雪狼:

最后还是没被采纳啊,语气没能体现也确实挺遗憾的。


EK:

说起来,阿尔应该是男生吧,不知道为啥国内宣传资料里成了“她”。他自称都是“ぼく”(boku),小女孩几乎没有会故意这么说的;其实长大了除了一些怪人也不会有人这么说,歌词不算的话就更少。


SummerHuo:

柯南那边的世良,就是从小自称boku。


cfandora:

假小子女生有时也自称boku。但我没觉得阿尔很假小子,他是本来就给人男生的感觉。


SummerHuo:

可能大谷配的少年音本来就很少年,路人都不知道阿尔是皮卡皮卡皮卡丘皮卡(笑)。


EK:

毕竟是光彦(笑)。哆啦里边似乎没考虑性别问题哈,不过皮卡丘也好,乔巴也好,都偏向男孩子的感觉。


SummerHuo:

还有动感超人的咪咪子,都很偏男孩。


雪狼:

是的,观影时我就下意识把他当作男生了,结果人物介绍给出了相反的答案。


EK:

日本那边也没有明确资料,但肯定倾向男孩的。制作期间不是还有消息说露卡这个角色也是女生吗。


SummerHuo:

deideidei,以为是辉夜姬男装。


EK:

看他们的配音台本,就觉得日本在配音这方面还是有好的传统的,以及很敬业,人家除了台词、场景、声效,以至于自由发挥的感叹号问号,都写在上面。相比起来,咱们还是太粗犷了。


SummerHuo:

日本那边做事向来认真严谨。


cfandora:

毕竟他们是原作,我觉得国内自己做的动画也会这样写吧,对待引进片都不会写的很多。


EK:

希望如此吧,有机会咱们也看看。


雪狼:

配音台本的细致应该在翻译层面也有很大的利好吧?


EK:

是。


SummerHuo:

就如同刚才所讲到的,小夫刚见到露娜说了句「好き」,日语场正片的字幕漏打了这句,但国语场正片好好地配了这句,这给看国语场的观众呈现了尽可能完整的台词内容。


cfandora:

那是厂里面打轴人的锅咯


EK:

打轴的孩子估计日语不太行,很多多人说话的地方都没有断句。


SummerHuo:

对,两个人说的话放在了同一排字幕里。


cfandora:

这只是偷懒,他们规定了一句多少字,然后为了减少句数,就把短台词放一起了。


EK:

看来还是工资不够(笑),以后要是能这个也给我们来就好了。


SummerHuo:

是啊(笑)。


雪狼:

说到这个“以后”,明年若是可以继续引进的话,你们三人还会继续这份工作嘛?


cfandora:

不确定,和今年预告被减掉一样,未来都是未知数。


SummerHuo:

对。能争取到,愿意继续;没能争取,也不强求。


EK:

嗯,可以的话肯定希望做下去,做好;不行也不强求。


雪狼:

嗯嗯,那么这次采访就差不多进行到这里吧,感谢各位历时两小时的参与,也感谢各位这次电影翻译上的付出!


本文发表于机器猫吧,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