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三十五封面.png

【研究】浅谈《哆啦A梦》

作 者 :s t u d i o _ A c t i v e

时 间 :2 0 1 8 - 0 2 - 0 3


I. 关于原作者

《哆啦A梦》的作者,首先明确一下,是藤本弘,也就是我们熟知的“藤子·F·不二雄”。而并不是像某些综艺节目所说的,藤本弘与安孙子[1]素雄。

藤本弘老师和安孙子素雄老师一开始是小学时候的好朋友,后来共用一个笔名“藤子不二雄”,创作《哆啦A梦》的时候虽然使用了这个笔名,但是实际上安孙子素雄老师没有画过《哆啦A梦》,最多是给一些建议什么的,画只在一些招贴画上面画,漫画他没有任何的参与。

藤本弘(1933年12月1日~1996年9月23日),日本人,出生于日本富山县高冈市,是日本男性漫画家,代表作《Q太郎》《哆啦A梦》《奇天烈大百科》。

他是一个创作类型十分广泛的漫画家,涉猎也比较多,根据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的介绍,他家有很多藏书,这些丰富的知识也给予他的漫画创作许多启发,这些知识同样也融入到他的漫画当中。


藤本弘小时候上幼儿园,老师组织他们玩捉鬼游戏,班上有一个胆子第二小的人,轮到他抓鬼的时候,他却只抓藤本弘一个人。藤本弘后来升上小学,他身体不好,学习也不行,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独自坐在桌前读书,画画。田河水泡《黑流浪犬》之类的少年漫画是他的最爱。一位名叫加藤日出夫的同学记得,每当做体操的时候,老师就会让他站到队伍外面,看着同学做就好。[2]

那时,藤本弘已经开始绘制漫画,他把脑海中想象的世界画在纸上,有模有样。起初,父母连声夸赞,但发现孩子沉迷其中后,便又提出反对,听话的藤本只好暂时搁笔。

1944年,藤本弘升至五年级,一位名叫安孙子素雄的转校生成为他的同班同学。课间休息时,藤本发现安孙子总在临摹漫画,便主动上前与之攀谈。安孙子比藤本小三个多月,生于十多公里外的冰见市,一座名为“光禅寺”的古刹中,其父为该寺主持。因幼年丧父,安孙子与母亲搬迁至邻近的高冈市。

藤本弘自己则这样描述自己的童年:“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个毫不起眼的孩子……性格内向,也不敢在大家面前大声说话,喜欢在角落里呆呆地沉浸在幻想中。”然而正是因为这份幻想,藤本弘成为了日本最伟大的漫画家。


藤本弘曾经在以后的访谈中这么说道:

那个大雄啊,有个特别出色的地方,一般人不会注意到。他虽然确实是个没用的人,但却会经常反省自己。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想做得比现在更出色。不管受到多少挫折,还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好。就凭这一点,我觉得大雄就是个非常出色的孩子。


他又说过一句话:

幻想拯救了我。


1946年,小学毕业后,藤本弘考入高冈工艺专科学校电气科,安孙子素雄升入高冈中学。尽管不再朝夕相处,两人对漫画的热情始终未减。

1947年,他受到漫画大师手冢治虫的启发,立志成为儿童漫画家。

是这样的,一位名叫手塚治虫的十八岁大学生在《少国民新闻》上连载四格漫画《小马日记》。次年年初,手塚治虫与酒井七马合作《新宝岛》,以“赤本”(一种纸张粗劣、装订简陋的漫画小册子)形式发行,销量超过四十万册,在二战后的日本掀起一场漫画热,也激励了一群怀抱漫画梦的年轻人投身其中,其中就包括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


link=

link=

两人视年长五岁的手塚治虫为偶像,开始漫画创作。藤本弘悉心揣摩手塚的每一幅作品,并自制幻灯机,绘制幻灯片,播映给左邻右舍看。两人还合办了一份名为《小太阳》的手绘漫画杂志,在朋友中间传阅。

1951年,十八岁的藤本弘与安孙子素雄共同创作的四格漫画《天使阿玉》在《每日小学生新闻•大阪版》上开始连载。这是他们的作品首次公开发表。倍受鼓舞的二人很快又创作了漫画《宾虚》,并带着这部准备投稿的新作,前往兵库县宝塚市拜访手塚治虫,希望得到偶像指点。


link=

link=

当时的手塚治虫,正在创作后来轰动日本的《铁臂阿童木》。看了两位少年带来的作品,他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不错嘛”,并未多加点评。藤本与安孙子心情失落,告辞后,连夜赶回富山老家。

1977年出版的《手塚治虫的世界》一书,记录了这次会面:两人离开后,手塚治虫将他们带来的作品保存了起来,心想:“他们将来说不定会成为自己一生的对手。”

1952年,藤本弘与安孙子素雄告别校园,各自走上社会。中专毕业的藤本弘进入津田制糖公司,成为一名普通的技术工人。


但毕业以后,他工作三天后就因伤辞职,并说服当时在报社工作的安孙子素雄,两人一同出道走上漫画家之路。然而这条路并非平坦的大道。1955年,两人承担了超出自己范围的工作量,绞尽脑汁也无法完成稿件。那一年,两人没有受到任何的工作委托。当失败的阴影笼罩之时,藤本弘决定放手一搏,再试一次——他们“除漫画外已经一无所有了”。

创作漫画时,两人依旧是一对配合默契的好搭档。为了表达对手塚治虫的仰慕,他们先是以“手塚不二雄”的共用笔名投稿,后改为“足塚不二雄”,意指水平不及手塚足高。1953年,两人以“足塚不二雄”这个笔名在杂志上连载《四万年漂流》,并出版了第一部单行本《乌托邦:最后的世界大战》。


藤本弘多次劝说安孙子素雄,希望他能够与自己一起为职业漫画家的梦想奋斗。但对安孙子来说,放弃安稳的工作和明确的未来,并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犹豫之际,他找到母亲商议,母亲的一句“你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吧”令他最终下定决心,辞去富山新闻社的工作,走上了漫画这条前途未卜的路。

1954年,二十一岁的藤本弘与安孙子素雄离开家乡,为追逐童年时的梦想,前往东京。今天的高冈车站前,静静地伫立着哆啦A梦、大雄、静香等人的铜像,终点仿佛再次回到起点。

初至东京,没有稿约,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两人寄宿在安孙子远房亲戚家的一间不足四平米的小屋里。半年后,他们搬往丰岛区椎名町“常磐庄”,才真正迈出成为职业漫画家的第一步。


link=

常磐庄是一座破旧的二层木造公寓,每间屋子的面积仅六七平米大小。1950年代,这里聚居着一群才华横溢的年轻漫画家:手塚治虫、藤本弘、安孙子素雄、铃木伸一、石森章太郎、赤冢不二夫子……他们挤在这个狭小的集体宿舍里,交流心得,切磋技法,趴在木板和杂志搭成的桌子上画画,闲暇时喝酒、聊天、逗猫、听唱片,光顾附近的中华料理店,边吃拉面边憧憬未来。

入住常磐庄后,藤本弘、安孙子素雄从自己的姓名中各取一字,将共用笔名由“足塚不二雄”改为“藤子不二雄”,并与同住此地的寺田广夫、森安直屋、永田竹丸、坂本三郎,组成“新漫画党”。

身为新人,“藤子不二雄”二人组每个月创作六部连载漫画,工作量之大,超出两人的能力范围。每次截稿前,他们不得不牺牲睡眠与用餐的时间,绞尽脑汁,但仍会因无法按时交稿而遭到编辑的痛骂。二十多年后,安孙子素雄的自传体作品《漫画道》之“青云篇”,对常磐庄的这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有详细描写。


1955年,藤本和安孙子返回富山老家,手头的连载作品脱稿断档,两人因此被杂志列入“黑名单”。这次打击几乎令他们产生了放弃的念头。在新漫画党领袖寺田广夫的鼓励下,两人才重新鼓起勇气,回到常磐庄,以“藤子不二雄”的笔名继续创作。

1959年,小学馆《周刊少年Sunday》和讲谈社《周刊少年Magazine》相继创刊,漫画以正式读物的形式被重新包装。常磐庄的这群漫画家,很快成为这两本少年周刊的骨干创作力量。


“藤子不二雄”二人组以小学馆为主要阵地,在《周刊少年Sunday》创刊号上连载《海之王子》,并在小学馆的其它杂志上陆续发表《手套小铁》、《前进吧,火箭机器人》等漫画,获第八届小学馆漫画奖。

1960年代末,藤本弘出任零工作室的社长。此时的少年漫画已日渐萧条,零工作室也处于半歇业状态。二女儿出生后,家庭负担更重,藤本弘不得不考虑转型,开始创作青年漫画:“尽管忙碌于青年漫画的创作,但内心时常感到空虚。……假如没有创作《哆啦A梦》,或许从那时起,我会成为一名青年漫画家。”

1961年,藤本和安孙子告别了居住七年的常磐庄,搬至东京以南的川崎市。次年,在致未婚妻石本正子的一封信中,藤本弘写道:

我希望这辈子能够发表一部让孩子们永远记住的杰作。



藤本弘结婚是1962年,2年后他便达到了这一目标——《小鬼Q太郎》问世了。

1969年,早已成为人气漫画家的藤本弘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退出《少年Sunday》这一杂志的作者行列。

他在给杂志主编的信中说:

我对儿童漫画的理想状态有着类似信念的东西。


当时的藤本弘,对于自己的作品无法认可,决定收缩战线重归初心。

次年,《哆啦A梦》问世。

《哆啦A梦》的问世,来自于藤本弘1969年在小学馆12月号杂志上刊登的预告,宣布将于1970年1月号发表新的连载。然而一个月过去了,藤本和安孙子仍然想不出新的点子。

这天,两人坐在零工作室楼下的咖啡店里,苦思冥想。安孙子接到编辑的催稿电话,赶回去创作他的另一部连载《狂人军》,构思新作的任务落在藤本一人身上。在工作室呆到晚上10点,仍然一筹莫展,藤本弘只好回家继续。

新作的构思必须在第二天早晨敲定,才有可能及时交稿。回到家中,藤本心想,如果有“点子发明机”就好了,可以自动生成各种有趣的点子。这时,他听见外面传来的猫叫声,回想起当年在常磐庄,有一次,也是赶稿时,一只猫闯进屋里,他帮忙抓虱子,浪费了很多时间,结果被编辑臭骂一顿。胡思乱想之下,已是凌晨4点,焦急的他心想,如果有“时光机”就好了,可以把时间恢复到昨天晚上。


想着想着,藤本弘睡了过去,早上醒来后,急得大呼小叫,在屋里四处走动,不小心踢到女儿的音乐不倒翁。他灵机一动,把圆圆胖胖的不倒翁、闯入家中的猫,以及点子发明机、时光机等道具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哆啦A梦”这个形象。

然而,由于小学馆的漫画杂志束缚住了藤本弘,他的漫画道路并不顺利,因为小学馆的漫画杂志并不怎么为人所熟知,作品人气下滑,藤本弘便打算完结漫画,创作一篇《再见,哆啦A梦》,并出版单行本。

然而作品的销量空前地好,藤本弘看到这些数字,动了心,他犹豫了片刻,仍然拿起画笔,创作出了《哆啦A梦归来了》。《哆啦A梦》继续连载。

大家可能都知道藤子老师曾经创作过“黑暗”的作品,这话是不错,但这也不能证明哆啦A梦的所谓假结局,《哆啦A梦》尚未诞生前,由于自身年龄的增长以及思想的成熟,藤本弘已经开始尝试面向成年人的创作,借助漫画表达自己对于现实社会的思考。1968年至1995年期间,他创作的一系列短篇作品,共计112部,被收录于《藤子•F•不二雄SF短篇集》中。

藤本弘还在连载《哆啦A梦》期间连载过其他作品,由于连载牵扯了太多精力,藤本弘1970年代发表的其它作品,以中短篇为主,例如《鲁滨逊漂流记》、《变身娃娃》、《奇天烈大百科》、《超能力魔美》等,不少作品的水准并不亚于《哆啦A梦》。

如我们所知,《哆啦A梦》取得了空前的成功,而藤本弘却并没有沉醉于喜悦中。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他这样写道:“成为漫画老手后,就会有些绘画和思考点子的技巧了,这是这时最大的危机。不由得就会想去做一些轻松的活,这样一来,很快就会在固有的习惯中摔倒。这也是我对自己的警戒。漫画应该是一篇一篇在痛苦和烦恼中画出来的。”


藤子老师提出过“SF”的观念,所谓“SF”,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即“Sukoshi Fushigi”[3]的缩写,意为“有点儿不可思议”。藤本弘从小就对发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形形色色的“不可思议之事”抱有特别的好奇之心,长大后依旧如此。他曾经为了一睹传说中的“座敷童子”的真容,前往岩手县一家因“座敷童子”而声名大噪的旅馆投宿,抱着相机彻夜守候。

他是一个喜欢有趣的人。


虽然藤子先生喜欢志怪,但他却是个彻底的现实主义者。和现在新时代的日本动漫界推崇“消费主义”、“逃避现世”、“娱乐至死”和“享受形而上学”不同,藤子先生笔下的故事非常脚踏实地,三观很正,对人生的看法不钻牛角尖,不强求,不打鸡血,但很乐观,很积极。用今天的说法来讲,就是有种“迷之感动”——令人越读越起劲,充满了一种不懈的精神。和手冢、石森、赤冢这些第一代漫画家一样,藤子先生是用不思议的故事来说寻常的世界,从忘记做作业的暑假、美好的友情,到残酷的社会、冷漠的邻居;从碌碌无为的上班族、意外获得超能力的高中生,再到星际穿越的造访者、来自未来的浩瀚人生,藤子先生的作品本质却一直只有两个字——“生活”。我们的生活已经足够奇妙,只等我跟你娓娓道来。[4]


藤子先生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他每天工作到凌晨四点、为了故事不远万里抱着相机去偏远的角落取材,毕其一生向世界奉献有趣。

从他女儿藤本匡美的讲述,我们可以知道,藤子老师是个非常喜欢追求怪奇事件的人,我想,有我来说还不够,干脆全文抄录,以飨读者。

不用说,父亲对“怪奇事件”感兴趣的程度远超过常人。依父亲的性格,光凭耳闻是无法心服口服的,总是非用自己的眼睛确认不可。

就凭父亲到岩手县一家因“座敷童子”而声名大噪的旅馆投宿当例子吧。抵达旅馆的当晚,虽然抱着相机装睡,但还等不到谣传中座敷童子出现的时间,父亲便跑到宽广旅馆中,深夜毫无人烟的独房进行探险。

以前日本渔船捞起长颈鹿尸体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时,父亲也是翻阅、比较数本杂志及新闻报道,满心期待坚定结果。最后虽然很可惜的,从鳍的组织鉴定出那是象鲛,但父亲好像还是非常高兴。

话虽如此,但父亲绝不是个不切实际的人,反倒连日常生活都是脚踏实地、谨慎认真。

父亲每天睡眠时间固定为四小时,不论工作多么忙碌,也一定会和家人一起享用早餐。假日的早晨,父亲会带着小狗和三个女儿出去散步,摘摘笔头菜和木莓。也会让孩子坐在腿上帮孩子剪指甲,或是用吸尘器打扫家里。总之,父亲是个规律且认真的家庭主夫。

“长相可爱”及“知识丰富”是母亲最欣赏父亲的地方。直到现在母亲还会以此对女儿们自夸一番。“爸爸很会画画,好厉害喔”,一个完全不看漫画的主妇,却自然而然打从心里如此尊敬着父亲。

我四岁那年,在父亲成为社长时,“Studio•Zero”面临歇业,儿童漫画开始萧条,虽然随之而来的是父亲工作量锐减,但母亲却一派轻松地说“我当时可是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好不安的呢”。

漫画家的妻子能如此超脱世俗、胸襟开阔,我不禁有种“他们两人真相配”的感觉。

在画《哆啦A梦》的同时,父亲也开始着手于SF短篇的创作。然而——

“不管是哪篇故事,好像都没有读者回音。”

“连读者问卷都没列出这部作品。总之,如果还有机会,也只好继续画下去。”实际上却是这样的情形。

经过十几年,我进入高中就读后,父亲才告诉我。

面对已是高中生的我,父亲首次认真地说出自己的作品似乎不受欢迎。

“每天辛苦取材画出来的得意之作,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呢?”父亲如此说道。

“?”

父亲所举出的作品,不论是《SF短篇》,《21卫门》,或是《超能力魔美》,做女儿的我认为每部都是杰作。父亲应该也觉得很不甘心吧。当时《哆啦A梦》旋风横扫世间,书店的书架上每一集都有数本陈列贩售,但是我却从来没看过SF短篇集被摆在架上。只有西武新宿的一家漫画店,将SF短篇全四集平面陈列了数年。

我不知道那家书店为什么这么做。同时也觉得很受到鼓舞。

如今更觉得,要是将平面陈列的事告诉父亲,他一定会很高兴吧。

但是这话我却说不出口。都出版三年了,摆在那儿的却仍是初版一刷。那间书店离工作室不远,要是父亲过去看见而感到失望,不就太可怜了吗?

长大成人的我,认为父亲不可能不知道外界对自己作品的评价,应该会纯粹对于那家书店愿意陈列他的书而感到高兴。

对于小孩子来说,父亲是个认真、谨慎、温柔、不将悲伤带给他人的人。

虽然我仍不明白父亲真正的想法,但我记得每当家人想看他的新书出版时,那些书总会一直放在客厅桌上。唯独SF短篇集还没进客厅,就悄悄地被摆放在父亲书房的书柜上。父亲是否觉得,我们家的人就算看了也不懂呢?但其实我从国中开始就偷偷爱上父亲的作品。为什么是偷偷地?我想这就是父女间无法坦率的地方吧。

国中时我养了一只小狗。还是小婴儿的狗儿常在半夜叫个不停,让任性的我觉得非常辛苦。当我感到不胜其烦被吵得半睡半醒时,听到有脚步声下楼去,狗儿也安静不再吠叫。过了一会儿,我下楼偷瞄,看见穿着睡衣的父亲弯着背,抱着狗儿轻抚它小小的身躯。

父亲当时才刚刚将分量极其庞大的工作处理完毕。

然后,我便自顾自地爱上了创作于昭和五十年代前期的SF短篇集。

令人愈读愈起劲。

SF短篇集充满了作者挑战不懈的意念,透过整部作品可让人深切感受那种精神。

若读者们愿意享受父亲挑战怪奇事件的作品,本人将甚感万幸。

—— 《偷偷爱上父亲的作品》藤本匡美


1987年12月23日,藤本弘与安孙子素雄决定解散合作了近四十年的“藤子不二雄”组合,各自发展。外界流传的原因有二:一是两人已形成截然不同的风格,只有初期作品为共同创作,所谓的“二人组”形同虚设;二是为了避免其中一方去世后,出现任何版权纠纷的问题。

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安孙子道出了另一个理由:“自己总是画一些过激的东西,恐怕会伤及《哆啦A梦》的名声。到了五十岁,也不想再画漫画了,该做的已经做了,接下来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藤子不二雄”解散后,两人分别在原笔名末尾加上姓名首字的日语发音所对应的英文字母,以示区别:藤本弘的笔名改为“藤子不二雄F”,安孙子素雄改为“藤子不二雄Ⓐ”。


1989年,在好友石森章太郎的建议下,藤本弘将笔名改为“藤子•F•不二雄”。

1993年,为了纪念藤本弘的成就,在日本的高冈市建成了“哆啦A梦散步道”。

1996年,藤子·F·不二雄逝世,享年63岁。

他是一个先行者。


谈谈他的创作。

在手冢家里,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亲眼看到了手冢未出版的漫画手稿。


link=
手冢治虫在书桌前

这时才知道,原来出版的连手稿的一半都不到,手冢为追求漫画的完美,做了太多别人看不到的功课。

本来,两人兴致勃勃地在家画了12页漫画,想给大师过目,听到这件事之后,羞得根本拿不出手。

这件事深刻地影响了藤子对漫画的看法,和他后来的严谨态度。

看过他的工作室就知道了,摆着各种模型和各类专业知识的书籍,高高的书架和严格的分类。

藤子画每一次冒险、出现的每一个道具,相关时代背景,自然环境,他都经过了查阅大量资料。


link=
藤子在书桌前创作

这是一种漫画匠人精神的延续。[5]

尽管不为人知,其实藤本弘还是个幽默、有趣的人。

石森章太郎曾回忆说,藤子不二雄两人曾经把蜡做的花生放到盘子里,故意给大家吃。铃木伸夫也说:“他是个相当喜欢恶作剧的人,在厕所里放那种膨胀以后就能变成女人的腿的东西……后来发现是藤本的恶作剧,他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后来,大山羡代女士与他相遇后,也发现他看似木讷的话中藏着无穷的趣味:“藤本老师有时会讷讷地说出一些笑话来,所以经常是过了一小会才反应过来,啊,他说了很有趣的事情呢。”


把漫画这种东西分解以后,其实是一个个小片段的拼凑。读书、看电视或电影、读报纸、和人说话、看到的或听到的,不断有这种诉诸感性的东西。这个可以用,那个可以用,把它弃掉又重新组合等等,经过那样的过程就能凑齐一个构思。


藤本弘谈到自己的创作时如此说。

他随身携带一个笔记本,碰到好的想法就会把它记录下来。这是藤本弘生前所用的笔记本,现在如同文物一样被保存下来。

任意门来源于英国作家约翰·巴肯的《魔法杖》,记忆面包则是小时候的愿望与长大后的见闻的结合……藤本弘广袤无边的幻想世界,不是凭空捏造的,而是扎根于生活的沃土之中。[6]

父亲应该是把自己的孩童时代投影到了大雄身上,而光凭印缘无法画出的部分,便看着我们的行为与想法来补足。大雄的爸爸曾在亲手做的风筝上自己绘画,然后送给大雄。父亲他也曾对我们做过完全相同的事。在故事中也曾提到大雄的爸爸从家里到公司要40分钟,而这跟从家里到父亲工作地方的时间也一样。也就是说,父亲自己也反映在大雄爸爸的身上。


藤本弘的女儿胜又日子这么说。

于是,他的漫画便显得充实与隽永。

藤本弘的漫画创作是比较杂的。为什么?因为他的创作,包含着很多的题材,一开始是喜剧漫画,这这一点,在《哆啦A梦》当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II. 关于漫画

关于《哆啦A梦》,其实还是因为一个字:“缘”。

原因我们之前已经说过了,接着来分析分析它的内涵吧。

“杂”。

嗯,那么让我们来看看《哆啦A梦》里面都有些什么。

环保、和平、人道、友爱、亲情。

而且藤子老师对人物的塑造也是入木三分。

环保,这是一个很久远的主题,早在明朝,《古今贤文》就有环保篇,而藤子老师也在作品的后期大量加入了环保元素。《大雄与动物行星》里面就提到了环保,而《哆啦A梦》新番制作组也继承了藤子·F·不二雄的精神,创作了《大雄的绿巨人传》这一部大长篇。

藤子老师不止一次两次在作品当中提到环保,《活的森林》当中就萦绕着这种思想,《在河里游泳的酒瓶》探讨了河流污染的问题,短篇42卷《成套实用的小汽车》在结尾硬是加上了环保主题,短篇17卷《笃笃鸟、恐鸟归来吧!》中的知识科普,藤本弘老师经常会抓住机会在故事中穿插环保知识普及,短篇33卷《聚能冰块》中对石油资源耗尽的担忧,直接来自于上世纪70年代的由于第四次中东战争和两伊战争引发的两次石油危机,日本也深受打击。动物其实也可以算得上一种“环保”,大雄不止一次收养过许多小动物,然而他的妈妈总是反对,从燕子这样的普通动物到渡渡鸟这样的绝种生物,大雄都给予了相当多的关照。


藤子老师对于人类的未来,是悲观的,于是大长篇中《大雄与动物行星》、《大雄的云之王国》当中便提到了这些要素。藤子老师在创作中,也时常给予人类以前的所作所为辛辣的批判,例如在《大雄的铁人兵团》当中,便提到了人类以前的殖民统治,与机器人殖民人类,实际上是如出一辙,真是一种绝妙的讽刺。

藤子老师是反对二战的,因为他小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便波及到了他的生活,他被迫只能逃命到乡下,当时的城市里时常遭到轰炸,日本人民也遭遇了灾难,他痛恨战争,战争不只是危及着被攻击国一方的生命,就连攻击其他国家的国家的人民也会受到璀璨,他们有什么错呢?并没有。为什么藤子老师要在《大象与叔叔》里面把日本军官画成那个样子?因为他对于二战,十分憎恨,对于侵略者,更是恨之入骨。早在短篇第25卷《龙宫里的八天》中,藤本弘就对战争的危害做了描述:古代高度发达的文明是因为互相战争而灭亡,唯一幸存的一支文明则是选择了自沉海底与外界断绝一切联系。想必藤本弘即便没有明确画出二战,但是对于战争的态度,已经显而易见了。[7]


藤本弘老师在《大雄的创世纪日记》中顺便还黑了一下宗教和宗教战争(大雄和静香是真正创造和控制那个小世界的“神”,但是这个世界上的人都不理他们,反而去信奉喜好战争和献祭的宗教)

《大雄的大魔境》中狗的王国和《大雄与动物行星》一样,是一个完全摒弃武装力量的国度,这种极端的和平主义思想事实上也是二战后日本的重要思潮之一 极端一点,藤本弘老师对于军备本身都是十分厌恶的,《大雄与动物行星》中,他理想的动物乌托邦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武器的星球,而在《大雄的大魔境》里,反派之所以是反派,就是因为试图复兴古代的武器技术……当然,个人认为,藤本弘老师对武器的反感不过是反战的延伸,他其实特别喜欢画各种飞机大炮,各种武器在漫画里的上镜率都是相当高的,比如短篇第14卷《遥控模型大海战》里面一段,大概是军迷试图重现二战时大和战舰被美军飞机炸沉的桥段……


在《大雄的海底鬼岩城》里面,藤子老师实际上影射了当时美国和前苏联的冷战局面。

藤子老师对于人类的所作所为自然是大不赞同,但对于大雄五人组则寄托了很多的希望,他们身上所具有的优秀品质:善良、无私……就连平时喜欢欺凌弱小的胖虎,到了大长篇,也摇身一变,变成了正义的化身。


藤本弘老师所设想的乌托邦,不管是未来世界还是外星世界,基本上都是技术水平极高以至于毫无物质匮乏问题,一切能源甚至食物都靠清洁无污染的太阳能提供(偶尔也有核能出现,比如哆啦a梦自己的能量来源就是体内原子炉),对环境绝对的友好,没有贫富差距,没有战争动乱,还能够建立起一套有效的机制来维持不同宇宙和时空的公平正义……他甚至认为理想的人类应当摒除“竞争本能”,要相互体贴关心,才能避免弱肉强食的残酷斗争……这样过于理想化的设想我认为倒不一定是出于藤本弘老师的天真(他并不深信乌托邦,所以《大雄与动物行星》秉持着绝对和平主义的动物星球就被打得差点灭亡,《大雄与白金迷宫》中拥有极高技术水平的人类由于过度依赖技术无需考虑任何事情反而导致了自身的退化——就好像WALL-E的剧情),而是由于无奈:除了这样遥不可及的乌托邦,还有什么可以拯救世界呢?

藤子老师在大长篇当中大雄他们一次次的冒险,其实就是想要告诉我们人的内心总要留存那最最美好的梦想,要去喜爱冒险,因为现实把我们束缚住了。

藤子老师那纯真的《哆啦A梦》告诫我们做人的真谛,大长篇中的随便几句话,都是有用的箴言。


为什么要反对假结局,很简单,那些假结局所传达流露出来的价值观,与《哆啦A梦》相悖。

我们不是因为“结局”两个字反对他,要是某一天,藤子工作室真的要出哆啦A梦的结局,无所谓,要是不出,就这么一直拍下去或者无疾而终,也无所谓。我们反对的,是那些把哆啦A梦的几个假结局,自闭症、单纯的幻想,这一类的,当做是哆啦A梦的真正结局去宣扬的。我们反对的是,把哆啦A梦这么一部纯洁、美好、充满阳光的动漫,加上这样的所谓“反映现实”之类的忸怩作态的结局而狗尾续貂,破坏我们童年的回忆和梦想。

—— 机器猫吧前吧主宇宙过河卒A


藤子老师创作的《哆啦A梦》当中有许多条线。人物的友情、父子之间的亲情等等,这是感情线,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于是《哆啦A梦》便更显得丰富。


其实对于《哆啦A梦》的短篇,使用“线”这样一类的词语其实是不太恰当的,这么说吧,短篇没有什么主线,只有一个个的故事交织着。

大雄妈妈对大雄的感情一开始,在连载开始,是溺爱——当时藤子老师也没有计划连载多久吧——可后来就慢慢的变严起来,宠物也不准养,漫画书也不准读,考了0分就要骂,但是骂,何尝不是一种爱呢?


都说“严父慈母”,而《哆啦A梦》当中,尤其是到了动画,更像是“慈父严母”。大雄的父亲有时候就会和大雄说说过去的事情,在说教上面,也是大雄妈妈比大雄爸爸重。在《大雄的恐龙2006》当中,大雄爸爸在看到大雄“孵”恐龙蛋的时候,来到了她身边,主动与他谈心,这是一个改动。随着时代的变迁,家庭的氛围变得越来越平等、民主。[8]

其实说教是《哆啦A梦》当中一直避不开的一个桥段。说教,说教,相信每个孩子都不怎么喜欢父母的说教,然而这种看似刚硬的说教背后,也有一颗父母的柔软心[9]。大雄的妈妈再怎么批评大雄,还是在大雄走丢好久之后,在苦苦等待了“好久”之后,在见到大雄的时候一下子哭了,这是母亲柔软的内心与关爱孩子的母性的体现,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种心噗噗地跳的感觉,做孩子的,未必能够理解吧。

大雄的爷爷其实也很严厉,让大雄的爸爸在庭院里面跑步,然而他托着大雄奶奶的名,去给大雄爸爸买了一本漫画书。三人的妈妈都很严厉,把他们逐出了家门,然而当他们再次相聚,他们便开始反思起自己的问题,他们临武到了其实妈妈是打心底儿爱他们的,那些话只是气话,只是气话,当他们来到各自的家,他们每个人的妈妈都道歉了,不是吗?


尽管夫妻之间有吵架,但是吵架之后,一切又都恢复了,不是吗?

友情,友情或许在大雄、胖虎、小夫、静香四人组当中有很大的体现,胖虎与大雄看似欺凌,但胖虎到了大长篇便会挺身而出,保护大家。个体与个体之间似乎充满着矛盾,然而到了大长篇,又团结成了一个整体。

藤子老师喜欢修改,他对于自己的作品总是认真负责,对于读者也是一样,一部作品发表了,总是要一改再改,我们现在市面上最通行的《哆啦A梦》(45卷本)当中的所有内容都是由他亲自选定。这也同样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也正是因为藤子老师的精益求精,认真负责的态度,《哆啦A梦》当中的人物塑造便显得尤为完美。

藤子老师的人物塑造善于利用人物的矛盾性:静香的为了注重外在而被逼学钢琴与内心想做一个假小子的矛盾、大雄的因为善良想收养宠物而妈妈不允许的矛盾、胖虎的平时做一个孩子王和到了大长篇便会挺身而出的矛盾、小夫的内心的怯懦与坚毅也是矛盾……这些矛盾让角色有血有肉。这些任人物,都是“立体人物”,不是“扁平人物”。

大雄成绩虽然差,但是他善良。哆啦A梦虽然成绩也差[10],但是他正直,虽然他正直,可是他偶尔有时也不正直……这些矛盾,让角色变得活生生的了。

《哆啦A梦》很杂?确实是这样。

取材广博、风格多变,生活社会恋爱家庭科幻奇幻怪谈历史等各种题材多有涉及,能在不同故事里看到喜剧或悲剧的各种展开。因此,说到系列作品的多样化程度,《哆啦A梦》可能也是数一数二的。哆啦A梦的很多道具都对应了平凡人的各种欲望或想要解决的问题,而这些道具也往往并不是万灵丹,而是让我们看到某些欲望得到满足或者某些问题得到解决的同时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以及有各种缺点的平凡人能否正确使用远超自身能力的力量。表现形式如此灵活多变而内容又如此贴近人心,可能是《哆啦A梦》作为系列作品始终有很大拓展空间的原因。[11]

—— Cristaldo




藤子老师的漫画,无论是提到的一些话、人物塑造或者其他,从以前看到现在,还是相当有前瞻性的。藤子老师的《哆啦A梦》,里面有些地方,实际上也讽刺了社会。(比如小夫?以及今天看到的《独裁者按钮》)对于其他么……这个,我资历少,暂时说不出啊……

III. 关于动画

《哆啦A梦》大火后,被改编成了动画,画面精致,漂亮,成为了一代又一代人心目中的经典,许多人对于《哆啦A梦》的影响便来自于大山版。动画对于《哆啦A梦》的积极意义不可谓不大,然而一些弊病也显露了出来,比如低龄化、胡乱改编(改编得不符合作品的原意)

i. 幻之版

黑历史,不用说了。

ii. 大山版

我说过,许多人对于《哆啦A梦》的影响就来自于大山版,这个版本的名字因为哆啦A梦的声优是大山羡代而得名。

从三方面来分析,有:

画风;

配乐、配音;

设定。

画风,漫画的画风到了动画之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动画的前期中期后期[12]也不一样。动画的前期《哆啦A梦》的画风不定,后期逐渐地稳定下来,但这也被人批评是“僵直呆板”。

配乐配音,配音的各位演绎得生动传神,成为一代代日本人的童年。哆啦A梦那沙哑的声音[13]深入人心。配乐,也不错。

设定,和漫画原作就有点出入了,不过无伤大雅。

其实吧,我想重点说说的是这个版本的缺点。停!我知道有人这时候一定要来喷我了,我想说,万物都有弊有利,对于《哆啦A梦》大山版,我是肯定的,但是它难免有点缺点的嘛……


像我之前说的,低龄化。由于《哆啦A梦》安排在黄金档播放,与某些作品的时间非常不一样,而且是子供向,由于藤子老师的原作是少年向,所以,子供向对于少年向,肯定是不同的,子供向更加浅显,为了收视率,为了盈利,你怎么能给小孩子们看他们看不懂的东西呢?[13]所以,原作当中一些地方,就改动得比较简单或者是直接不动画化。还记得《哆啦A梦》45卷本那个很绕人的故事吗?它有大山版吗?

大山版后期,《哆啦A梦》明显夸张化,天气的变化太明显了,经常随着角色的心情变化而改变,比如一会儿打雷,一会儿下雨,过不了多久,太阳又出来了。颜色也比较鲜艳,这还是因为收视率,竞争啊,竞争。


原创故事更加是比不上藤子老师的版本了。[14]

其实胡乱改编,大山版还不怎么多,但是我很想喷的,就是大山版1994年4月8日的《人生重来机》,一开始完全就是篡改原意嘛。说得好像大雄真的改变了他的人生一样,实际上大雄只是小学四年级时有小学二年级的水平,这并不代表他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成绩很好,这是大雄改变人生时候的事情,大雄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成绩应该也不好。但是无论如何,这都不代表大雄小学二年级时候是神童啊。

2005年,大山版的声优纷纷因为年龄大了退休,大山版就此结束。新锐的哆啦A梦制作组选拔了一批新人声优,开始决定休整,然后制作新版本的《哆啦A梦》,这个版本被我们称为“水田版”,因这个版本哆啦A梦的声优是水田山葵而得名。

iii. 水田版(改革前)

当时,《哆啦A梦》有一个计划,号称“响当当计划”:动画版要尽量贴近原作,尽量贴近原作,也不创作原创故事,于是《哆啦A梦》2005~2006年便没有一个原创故事了。这个2008年,这个计划才渐渐消失。

现在的网络上难免有一种“旧比新好”的态度,然而我就不这么认为。以前的电影,因为技术的什么限制,质量难免是无法与现在相比的,非得说以前的电影好,这就很尴尬了,至少它的呈现方式不好吧。我承认水田版是有一些缺点,然而我还是认为,水田版比大山版好一些。

作文的总批,老师不也要求先说好的再说不好的吗,那我就这么来好了。

《哆啦A梦》水田版有很多亮点(我的意思并不是大山版没有亮点或者比较少),善于运用色调。当天空呈现橘黄色,这就营造出一个温馨的氛围了,当光线是暗紫色或者深蓝色,这就营造出一股孤独、凄凉、悲伤的氛围了。不过现在好像看不到了。配乐(BGM)也是一个亮点,这种风格我个人比较喜欢。[15]当然,时代不同,我就不和大山版比了,这么比是没有意义的,生物做实验还要一个变量不同呢,这差了多少个变量啊。


不过《哆啦A梦》水田版的问题还是有些严重的。

2007年,《哆啦A梦》水田版第一次开始低龄化、节目化,当时的特别节目特别多,甚至一度出现明星客串的情况,当时《人氣明星的人形印》的开头,还请了明星来念一些羞耻的台词(划掉

还有副标题,瞎搞噱头,颇有种日本综艺节目的味道。

生日特别篇,日本网友觉得2012年开始,哆啦A梦的生日特别篇开始说教严重,而到了2013年——可能是我们这里2012年的风评很好——机器猫吧的吧友也认为哆啦A梦生日特别篇低龄化了,大家开始认为哆啦A梦生日特别篇一年比一年差(尽管实际情况并没有这么不堪)。

2015年的三连发,故事短了,多了,但质量也差了,崩坏很多。

之前机器猫吧吧友也说过,《打倒胖虎队》这集水田版改编的十分不好,对此我深表赞同,这集人物有多处OOC,而且三观也不正。

当时受到哆啦A梦中文网的影响[16],我开始觉得《哆啦A梦》收视率下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哆啦A梦》的制作组就在2017年的暑期,进行了一次改革,改革的主要内容有画风的变化,导演[17](监督)及其他。

iv. 水田版(改革后)

改革后制作组班底至少没给我什么低质量的,一开始的一个《大象与叔叔》就惊艳到我,原作自然不错,可是有了好的改编才能更加绘声绘色。之后的作品,中上也是肯定有的。

让我们继续期待吧……

IV. 后记

我不是很喜欢某些杂志那些所谓的怀旧,他让我感受到的只有“矫情”和“为赋新词强说愁”。《哆啦A梦》本身包含着丰富的知识,角色的刻画也是入木三分,藤子老师也是日本漫画上面为数不多的可以与手冢治虫老师相提并论的,有头有脸的人物,看到你们故作矫情的感慨,倘若藤子老师泉下有知,他会怎么想呢?

现在《哆啦A梦》大火是大火了,可是官方却不断地出周边、出手办、炒冷饭,翻新,炒冷饭的手法可谓一流,可是,我怎么就觉得现在《哆啦A梦》的版权方压根儿就不关心《哆啦A梦》的思想内涵,只在意它是一颗摇钱树了呢?知乎用户燃烧的南瓜也说过:“我感觉《哆啦A梦》已经变味了。”哆啦A梦更加符合潮流,爱卖萌了,而其中的精神内涵也在一点一点地流失。

这就是现在所谓的“《哆啦A梦》”吗?我看到这种情景,很是心痛。

这些周边,给《哆啦A梦》蒙上了一身铜臭味儿,你可知道哆啦A梦正版35周年大电影纪念币要多少钱?2800人民币。

我不是很喜欢这些,但是至少它给予《哆啦A梦》充足的物质条件去创作,这也是好事。

但是《哆啦A梦》的一些东西,明显变得子供化,幼稚,低龄化,我不是说这不好,可是这种为了收视率而去讨好小朋友的做法,难免有种卑躬屈膝的姿态,显得没有尊严。

另外这篇文章是勉勉强强用了两周左右写成的,所以不要吐槽哪里怎么这么短,考完之后看到成绩我的心都要碎了……只好在电脑桌前勉勉强强地补完……

所以这就是后面质量下滑的原因?(划掉

尾注

[1]又翻译成“我孙子”。

[2]选自《见证》第72期:藤本弘诞辰八十周年。

[3]すこし不思議的意思。

[4]LF天影在知乎“如何评价藤子·F·不二雄”问题下的回答

[5]来源于《看电影》在知乎问题“如何评价藤子·F·不二雄?”的回答

[6]【NHK纪录片】行家本色:传奇漫画家 藤子·F·不二雄

[7]喜羊羊也有很多道具,为什么只有哆啦A梦成为经典?

[8]义务教育教科书 道德与法治 七年级 上册/朱小蔓主编.—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6.7

[9]机器猫吧“大佬”(好几年没来那种)和“吧务”起争执的时候,有一位吧友从《清净之莲》当中引出来的“柔软心”,后来被吧友当做表情包,也不了了之。但是,这个梗的创始者(可以这么说吧)不是很喜欢这个表情包,在它看来,这是一种低俗、快餐化、浮躁的体现。

[10]在《哆啦A梦诞生2112》当中,提到哆啦A梦以前考试确实很差。

[11]Cristaldo在知乎“在日本,地位最高的动漫是哆啦a梦么?”问题下的回答

[12]大山版动画的播出时间相当长,足足有25年。

[13]在日本版的动画《哆啦A梦》中,哆啦A梦的声优大山羡代的声音是沙哑的,曾经被人称为是破铜锣一样的声音。

[14]《大雄的绿巨人转》豆瓣分数非常高,但是票房却很低,因为看不懂加上作画崩坏。

[15]这里指整体,不排除个体的情况。

[16]“配乐……比较喜欢。”这一段,都是私货。

[17]不看排名,只看收视率,带节奏(?)。

[18]一般地,ACG相关都会使用“名义”(用于导演的假名)“隶属”(用于人的从属)“监督”(导演)“脚本”(剧本)等一系列来自于日语的词,但我(自带注释)认为这是翻译腔,所以不用。


本 文 发 表 于 机 器 猫 吧 , 未 经 允 许 禁 止 转 载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