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1封面改.png

【大盘点】《哆啦A梦》诸文明略考(四)

作 者 :寂 寞 趴 趴 熊 1 2 3

时 间 :2 0 1 9 - 0 2 - 2 3 

原 帖 :本 文 最 先 发 布 于 贴 吧



文明概况

NO.4㊣米卡托比亚(意译为机械乌托邦)

基本状况:外星、现代、非人类

种族:单一 科技:时间技术弱、空间技术强、总体强

状态:统一/中央集权

科技:无时间技术/空间技术强/总体强

政体:未知

信仰:“创世神”的宗教,正文详述

社会形态:资本主义社会?

机械乌托邦的历史与现状

关于机械乌托邦的历史,我们首先是从莉露露口中得知的,刨去意识形态上或多或少的歪曲,她的叙述是基本可信的。事实上,一位对本国人类社会失望的人类科学家所建立——这位科学家创造出了机器人“亚当”“夏娃”并希望他们创造出一个美好的天国。这里需要明确的有两点:


①机器人是可以自我进化的,三万年后的铁人兵团和元祖机器人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②机器人多半是拥有自由意志的,因为科学家的意图是打造人间天国,若是天国的缔造者实质上是一堆程序、一群数据,这个“天国”不就成了精巧但毫无用途的工艺品吗?(当然这不是定论)。


接着,机器人们开始产生贫富分化,紧接着是阶级和国家的出现。机器人建立起奴隶制,社会划分为富人、贵族和穷人,奴隶。就这样在不知多少年的停滞后“平等的思想开始传播”,奴隶制被废除,机器人萌生出寻找新的劳动力的念头。这便是米卡托比亚近三万年的历史概况。


这个“平等思想”可谓是这个国家“千古未有之变局”,现在我们来探究这一现象的产生原因——任何一种意识形态的产生和发展都不是空穴来风,它必然植根于现存的经济基础之中,而在奴隶制下,奴隶和奴隶主的平等是不可想象的。这就说明,必然是这个国家的经济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换句话说,奴隶制已经无法驾驭在他之下的生产力的发展,他必须被炸毁,他已经被炸毁了。新的生产方式是怎样的呢?这我们不能断定,因为我们所知的信息还太少。如果取代奴隶制的是新兴的资本主义,那也是低水平的资本主义——因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所需要的是自由的工人而不是新的奴隶。


link=

link=

link=

link=

link=

米卡托比亚的现存制度,我们也能窥知一二。


(1)虽然莉露露声称在祖国“平等的思想已经传播开来”,但遗憾的是旧的阶级壁垒依然清晰可见。在米卡托比亚,每一个机器人都是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世界的。“哔啵”就是作为“劳动机器人”,而莉露露则是军队的斥候,这些身份刻在每个机器人的骨子(根目录?)里,绝不会被搞错。这种制度在不同身份的机器人中间建起了如同印度种姓般的高墙。不同的阶级享有不同的权力、履行不同的义务。相对而言,劳动者(例如哔啵)是地位低下的,而军事高层(莉露露和总司令都属于这一类)则享有较高的地位。每一个米卡托比亚人都是构成这个庞大帝国的螺丝钉。对于自己的指责,他们是不会搞错的,这就是为什么先遣部队没了莉露露的引导还能继续基地的修建却不能给总部回个话。另外,军队在这个国家中应该是享有崇高地位的,这一点从总司令身处会议最高位置可以看出。另外,在莉露露的回忆中,奴隶制的废除是通过革命手段完成的,所以军队掌权也就不足为奇了。


(2)宗教对于米卡托比亚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们的教义,来源于科学家(神)的教诲。首先是有三颗星星代表的三种品质——爱、希望和思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又加入了史诗一般的叙述——人类因为贪婪和自私被神抛弃,机器人受命于神,理应代替人成为宇宙的主宰,创造一个属于机器人的天国。我们知道,科学家的本意是让机器人不要重蹈人类的覆辙,但可惜的是教义被歪曲成了“机器人优越论”。这种教义并没有涉及到平等或特权的问题,所以在国家发生重大社会变革后宗教被基本保留了下来。元祖机器人追寻着教义,生产出一代代新的机器人。每一种机器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的、惟一的使命。总司令在机器人会议上丝毫不加掩饰的说莉露露“就是为侵略地球而被造出来的”。对于宗教权力在国民之间的分配,我们所知甚少,但想必也不是平等的。哔啵不是因为唱歌而被打成残废吗?他唱的歌正是浓缩了米卡托比亚建国精神的那首歌,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自然不是一个底层劳动者所能有。封建礼教不是讲“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吗?这种行为不正是验证了这种说法吗?音乐有时也真能作为社会的一面镜子。因此,靠宗教支撑下的国家的国民自然是有近乎狂热的爱国主义情感的。莉露露多次喊出“为了祖国”的口号就是明证。


(3)还有几个很有意思的事:作为机器人,性别根本是一件无用的事嘛!大山版、小说版中都没有提到机器人的性别。水田版却把莉露露视为女性、哔啵为男性,这着实令人费解。如果说哆啦A梦、哆啦美有性别之分,那是因为他们身处人类社会,他们的性别实际上是为使用他们的人来设定的,那么,米卡托比亚人保留一个性别是难道不是一件纯粹多余的事吗?不过要是考虑到这颗星球上诸多奇怪的规定,这也就没什么稀奇的了;莉露露听不懂“外国”这个概念,说明她的国家可能没有经历大的分裂,要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保持统一可着实不易!这一可以看出米卡托比亚中央政权的强大。



link=

link=

link=

link=

link=

同理心与人性

让我们从同理心的定义开始谈起:“同理心是想象自己站在对方的立场,借此了解对方的感受与看法,然后在思考自己要怎么做。”[1]我认为,莉露露立场的转变要从这一句话开始:


“人类有时候就是会做一些不合常理的事啊。”


毫不夸张的说,在听到静香这句话之前,莉露露是一台杀人机器。她对待地球上的一切都是抱着高傲的俯视态度,或许身为斥候而不得不与“低等的”地球人交谈对她来说也是一种不幸。那时的莉露露身上散发着异质的气息,从一开始在北极的漫步,到和胖虎小夫僵硬的公式化对话,还有在大雄面前肆无忌惮的飞起来——这一切无一不指向了一个事实:我们是不一样的。哪怕是莉露露出于间谍目的拥有着一副美少女的皮囊,甚至“有着稍稍膨起的胸部,顶端也有漂亮的乳头,双腿间也和普通的女孩子没什么两样”(小说版原文如此,才不是笔者想开车哩!)也不能将这种感觉减少半分。而这一切的转机就是静香的这句话。从这一刻起,出于利用也好,感到困惑也好,莉露露开始思考人类与机器人两个群体之间的关系。而一旦她站在人类的立场上看待问题,她旧有的价值观就受到冲击——神教导我们,人类都是自私、贪婪、互相憎恨、彼此仇杀的啊!神的指示怎么会是错的?然而现实就是,哪怕她一次次想要致眼前的这个女孩于死地,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她。莉露露发现,在静香小小的身上,有着她用武力无法征服的东西——对生命朴素的尊重。当然,仅仅这样还不足以动摇莉露露的信仰。莉露露开始怀疑祖国的价值观但也没完全抛弃祖国的立场。之后莉露露虽然跑掉但没有立即和铁人兵团会和,而是自己沉思。当大雄找到她的时候她的对话与其说是挑衅不如说是验证:人类真的不是神谕中那种残忍嗜杀的动物吗?她现在急需的是验证神谕的正确性,可以想象,她是多么希望大雄扣下扳机啊!至少这样就可以说明她信奉的价值观是正确的,人类的确是残暴的动物。可是,大雄想的是静香对莉露露的关心,哪怕是威胁也没有给他开枪毁灭一个生命的勇气。这一切促使莉露露站在人类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她就必然认识到:机器人被神赐予的美德,人类几乎都展现了出来,而人类所拥有的还不止这些,人类还有着“比机器人更复杂的心”,也就是站在他人角度思考的同理心。莉露露或许是第一个有这个想法的机器人吧?在庞大的国家机器之下,这声音何其渺小!在旧的思维之下,这力量何其微弱!莉露露似乎注定不能逃掉殉道者的命运。但所幸她被哆啦他们救下,这之后莉露露的转变我们最后一张再谈。


哔啵也是一样,变成小鸡后胖虎提议唱歌,这一方面和哔啵的价值观对立另一方面也引起了他的共鸣。神谕中说,人类天生就比机器人矮一等嘛!机器人的下层都不许唱歌,低等的人类凭什么僭越!在米卡托比亚象征着身份和特权的歌曲,在地球却是自由平等的声音。(当然我说胖虎的歌是公害大家应该都没意见吧!)碰巧哔啵是个热爱唱歌、追求过自由的歌唱的人,这样看来,他对大雄他们产生同理心就顺理成章了。还有一个细节,哔啵质问哆啦“为什么明明是机器人却和人类真在一起”之后大家回答“机器人和人就该是好朋友”也是对哔啵的一次冲击,无怪乎哔啵想到“和这些人在一起太奇怪了”老版中莉露露和哆啦A梦互动很少,这个细节算是补上了这个缺憾。之后大雄救哔啵、担心他的安危就不赘述了。总之,他和莉露露通过不同的路达到了相同的结果,在铁人兵团来到地球前站到了人类一边。


同理心有弱点,这我们从来都不否认。为什么静香偏偏要救莉露露,却默许大雄他们干掉其他的机器人?恐怕还是莉露露和人类无比相似的外表起了作用。(这一点上,还要感谢铁人兵团)哔啵也是一样,变成萌萌哒的小鸡以后,几个人就再也没起过“改造”的心思。小夫不就一针见血的指出来了吗?我们无需讳言这一点或者找借口替自己辩解,因为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可耻的事。和人类相似的少女莉露露就是会比一般的机器人更受大家的关注,这点上,小说版描写的最好,也正因为这是事实,所以静香也不得不在小夫连珠炮的攻势下投降。哆啦A梦最后让莉露露吃安眠药的处理方式实质上就是五人组内部的妥协。从莉露露口中打探情报的计划没有实施,或许他们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只是给自己找借口的说辞。


link=

link=

link=

link=

link=

link=

link=

link=

link=

link=

山大克洛斯(意译为圣诞武士)的三种遭遇——不同版本的比较分析

原版、水田版和小说版三种剧情的走向在山大克洛斯身上反映的最为明显了。原版中,山大克洛斯是直接被改造了,但是,要是把他看作是一个生命的话(想要更直观的感受可以把他替换为莉露露)大雄几人的行为简直就是鬼子的731部队才干的勾当!山大克洛斯可谓是米卡托比亚侵略地球的第一个牺牲者,后来无论是五人组还是莉露露都没有再提起他一下,从作品的角度分析,给主角们传达“机器人要来侵略地球”后这个球的使命也就完结了。这样说来改造的行为的确不太符合主旨(这不是说改造的行为是错的)。水田版中大雄的一句话改变了剧情的走势,之后明显是莉露露和静香互动较多,大雄和哔啵互动较多了,这个改动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有人觉得更贴近了主旨,既对生命的尊重。而认为这个小鸡除了“卖萌外加可以和大雄产生感情戏胡闹出来的匪夷所思的戏码”以外完全就是一个败笔。相对于争议较大的水田版,小说版的改动可谓是没有争议的在原作基础上的突破创新。山大克洛斯被改造后始终没有放弃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这不但使五人组绝望的情绪更为突出,而且机器人那种“为了祖国和信仰”不顾一切的情感也表现出来了。


下面再品几个水田版、小说版相对于原作的增删细节:


(1)水田版一开始就将米卡托比亚的计谋和盘托出,莉露露的身份也就没了神秘性。相对于最早的连载版是一个缺点,漫画版、大山版中读者&观众都是跟着五人组的脚步一点点解开莉露露的身份之谜的。这样过早的把秘密揭开,自然少了很多乐趣。或许制作组认为来看电影的大多都看过原作所以悬念没有意义?


link=

(2)水田版静香炸毁大楼后的场景,由机器人内部转到了外面(漫画版也是外面),时间也变成了黄昏。这不得不说是一处极好的改动。其实,整部剧的主题在这里已经以隐秘的形式体现了出来——静香为什么啜泣?因为自己打倒了大楼。可这是镜面世界的大楼啊,完全没有必要为之伤心啊,就算来个大破坏也不会有任何人的利益受到损害。那么我们可以说,静香的伤心来自于她基于同理心的假设:如果这是在镜子以外的世界呢?自己的失误会给无数人带来不可逆转的痛苦啊!自责、后悔、恐惧交织在一起,静香才会果断打断哆啦A梦的发言。我们可以想象,意外发生以后,三个人或是害怕、或是出于安全考虑而不敢靠近自己造成的废墟,直到黄昏才小心翼翼的上前查看。静香的那种心理着实是令人触动。


link=

(3)莉露露和大雄见面之前的剧情里,胖虎、小夫和大雄半夜约战而后见到莉露露的剧情全被删了,但是又加了莉露露和静香偶遇的一幕。果然,水田版的生活气息还是不比原作。大雄和胖虎小夫较劲远不是第一回了,原作中决战时间约在半夜是因为大雄急着去找静香(发一点小糖),还有胖虎小夫和莉露露的对话也相当有趣。删掉这一整段情节对后续也有不小影响,例如胖虎小夫接受铁人兵团要来地球的消息就显得突兀,和大雄的后续冲突以及大雄的小聪明和心不在焉也没法表现了。加上的静香和莉露露的互动还是不错的,雨后偶然遇到的小姐姐耶!这你能不脸红吗?总之这一段变动有优有劣。不过要是考虑到密库罗斯变成龙套而裘多上升成配角,那么这种修改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link=

link=

(4)水田版加了一个莉露露站在机器人肩上担心裘多的场景。这大概也是人物变动所致,旧版莉露露在转变前只是战争机器,对于他人哪怕是战友的生死也不会关心,当然,其他人也不会去关心她。完全是程序化的状态,新版不仅是莉露露其他机器人也人性化了一点(更准确的说是人格化)比方说机器人在挖掘山大克洛斯时的嘲笑。这些改动固然是适应新情节的必然变化,但我个人认为和原作比还是少了些剧烈矛盾时的尖锐感觉。


link=

link=

(5)莉露露在被静香发现后意图杀死静香的情节被删除了。不得不说水田版好照顾静香&莉露露啊!这种处理的结果和上面一条差不多,虽然使静香救莉露露显得更加合理但还是少了几分应有的杀气。哦对了,改动后静香是在没有密库罗斯帮助下一个人把莉露露运回家的,真是强劲。还有一个静香捡娃娃的情节,也是为丰富静香&莉露露感情线打造的,算不得赘余。


link=

link=

(6)营造童话般的氛围是新番的一大弱项。新番中众人逛超市、烤肉少了那种天真、温馨的感觉。还有,划警报线和饭后众人仰望天空感叹铁人兵团到哪里的剧情被删掉了。原作的那种危机来临前的忙里偷闲的感觉也就没有了,之后删掉的大雄他们在防空洞的心理描写也是如此,在舍弃细节以添加更多剧情这方面,水田版是毫不留情的。


(7)小说版的一大亮点是运用一切可以运用的细节来加强地球文明和米卡托比亚文明的价值观对比,小说中,莉露露的外表在他人看起来是丑陋的,虫型的外表反而被视为高贵的。山大克洛斯仅仅是一个土木工程机器人(看小说之前一直认为他是战斗用机器人,土木工程什么的是骗人的)而且山大克洛斯的配色是红、白、蓝为主,妥妥的正面角色啊(最初连载版是黄色为主)却是一个地位低的机器人,这无不体现着价值观的冲突。可以说,小说版把原作中暗示的部分都明明白白的写出来了。这就是相对不受篇幅限制的好处吧。


(8)小说版中五人组内部分歧更明显一些,尤其是围绕“该不该救莉露露”这一问题大家展开的辩论,或许楼主比较偏理性吧,看到原版中明明很有道理的小夫轻易妥协就很不爽(果然,让人类始终保持理智是一件奢侈的事)小说中从冲突到妥协这一段看着很过瘾。除了主旨之外,小说还加入了星野堇线、大家和父母老师的感情元素,内容相对丰富,因为离本文主题较远就不展开分析了。


(9)小说版对宗教描写的也增加了。莉露露口中的历史多了一段“对神的意志的解释的分歧引发了宗教战争”着实是把握了作品的主旨!还有,小说加入基督教作为衬托,大概是借用基督教“众生平等”的教义来反映博士和莉露露最后在机器人身上改造时加上的“关爱他人的心”吧。楼主对基督教教义了解不多,看不出两者之间更深层次的联系了。


(10)小说版还有一个细节改动就是由哆啦A梦给静香备用百宝袋变成了静香自己找口袋。我个人还是喜欢原版的,哆啦A梦始终是处在一个统筹全局的领导者位置上,一点保障没有就把静香、密库罗斯、和莉露露留在房子里有点说不过去。


乌托邦:创造或毁灭

现在让我们聚焦三万年前,既米卡托比亚建国的时候。发明出机器人的科学家(神)的动机是什么呢?这一点他自己就说的十分清晰了:对人类社会失望,希望在无人的星球上建立机器人的天国。这一点并不鲜见,柏拉图不就是对希腊社会感到失望继而创作《理想国》吗?(米卡托比亚的政体和《理想国》中的还真的有几分相似)然而,这种人为制造乌托邦的行为是否可行是值得怀疑的。老人教给亚当夏娃的东西可以归结于以下几点:


①人类堕落了,你们要创造天国


②要有不输给他人的竞争心


③水田版中,还包括爱、希望和思想三种品质。


科学家有没有进一步给这个社会描绘细节,我们不好下结论。但要是考虑到科学家自己说的“他们偏离了我原来的方向,和我理想中的天堂大相径庭。”的话,恐怕还是有的。但问题就在于“发明一套新的更完善的制度,从外部强加于社会,这种新的社会制度一开始就注定是空想的,它越是指定的详尽周密,就越是要陷入纯粹的幻想。”[2]这种乌托邦实验,失败解体是小事,更可怕的是以信仰为名的破坏——正如米卡托比亚一样。所以“虽然这些体系的创始人在许多方面是革命的,但是他们的信徒总是组成一些反动的宗派。这些信徒无视无产阶级的历史进展,还是死守着老师们的旧观点”[3]米卡托比亚人不就把“人类堕落了”曲解为“人类为低级生物”了嘛!科学家无可置疑的铁人兵团带来的苦难负主要责任。


我们再来看莉露露的转变,一开始,莉露露是坚定站在祖国米卡托比亚这一边的。可是经历了和大雄、静香的羁绊,莉露露开始思考祖国价值观的正确性,立场也逐渐倾向人类一边,但直到坐时光机见科学家之前莉露露的态度还是摇摆的,尽管对祖国有着怀疑和不满但这三天的经历显然不足以推翻之前多年形成的思维定式。但是见到科学家后这一切都被推翻了。可以想象,一个虔诚的教徒亲眼看到自己崇拜了半辈子的神居然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而且还是教义中低贱的人类!这种反差强过一万句说教,足以将莉露露原有的价值观彻底击碎了。这之后莉露露的角色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可以说,她最终成为了和科学家一样的人:乌托邦的创造者。关于这一点,莉露露自己很明白的说:“能亲手创造出天堂一样的国家,这是多么美好啊!”总结起来莉露露是经历了①祖国的捍卫者②祖国的改造者③乌托邦的创造者。之前莉露露被看做祖国的保卫者,她的行为是让祖国变成天堂,这种观点是似是而非的。在最后,原来的“米卡托比亚”已经和莉露露没什么关系了,因为改造机器人亚当夏娃无异于根本否认米卡托比亚三万年来的历史。


那么,改造亚当夏娃后,博士和莉露露能达到目的吗?哆啦A梦对这事倒是挺乐观的,但我看成功希望着实渺茫。科学家和莉露露做了什么改变呢?就是给机器人加上“关爱他人的心”嘛!可是,从古至今以“关爱他人的心”创造乌托邦的就不在少数,《礼记》以仁爱为基础构建大同社会,基督教用“神爱众人”来期待千年王国,欧文以宽广的博爱来经营着新和谐移民区。无论他们的愿望多么美好,他们终究没有获得成功,并且也不可能获得成功。那么,科学家和莉露露的努力怎么就那么容易成功?大雄他们最终没有去新建立的米卡托比亚看看,消极点说是不敢面对,积极点说是给自己留一份希望。连载版结尾是五人组仰望星空,而之后的单行本版、大山版、水田版、小说版都是重生后的莉露露(和哔啵)来地球并又一次见到大雄。米卡托比亚或许真的变成天堂了吧!我希望。


最后表明一下个人的观点:科学家的做法是不可取的。创造乌托邦的行为非但不会带来幸福,还大概率会带来灾难。也许我们的社会有着诸多缺点,但“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关于藤子老师对乌托邦和反乌托邦的看法探究将在“动物行星”这一章详述)



本 文 发 表 于 机 器 猫 吧 , 未 经 允 许 禁 止 转 载
Ambox warning orange.svg
请不要擅自修改本条目的内容
由于本条目是吧友的创作投稿,非作者不得擅自编辑,否则你的大全账号可能会被封禁。

参考文献

  1. [1]:罗曼•克兹纳里奇《同理心》,中信出版集团2018版p10
  2. [2]:恩格斯《反杜林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二版第26卷p274
  3. [3]:马克思 恩格斯《共产党宣言》,人民出版社2017版p62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