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三十二封面.jpg

同人文 | 雄子公主与恶龙


话说昨天是我进吧12周年,灵感突发,写了一篇短篇同人,纪念一下。

好久没有写哆啦的同人了,写的不好,大家多多包涵。


“哆——啦——A——梦——!!”大雄“噔噔噔”跑上了楼。 

打开房门,哆啦A梦正一边吃铜锣烧一边看漫画——他已经听见了大雄的呼声,但并没有理会他。因为对这样的场景,他早已见怪不怪了。 

大雄抓住哆啦A梦圆墩墩的身躯使劲地摇:“哆啦A梦!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 

哆啦A梦面无表情地推开大雄:“什么事?” 

大雄当即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哆啦A梦。 

…… 

“什么?班级要演出舞台剧?你负责剧本?”哆啦A梦诧异地说道。 

“嗯。” 

“可你不是这块料啊!” 

“我当然知道呀!可是,这是胖虎逼我的……”大雄一脸委屈。 

原来,校园祭即将举行。这次的校园祭,每个班级都要出一幕舞台剧,在全校师生的面前表演。演出结束后,还要评选出最佳剧目。 

然而,舞台剧毕竟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工作,况且同学们还有其他的活动要做,因此,在大雄的班级中,自愿报名参演舞台剧的寥寥无几——只有出木杉和静香。 

学校规定舞台剧至少有五人出演。也就是说,有三人是需要强行指定的——老师采取了抽签的形式。 

很不幸,大雄成了抽中大奖的那个人——顺便一提,同样中奖的还有胖虎和小夫。 

当天,五人约定放学后在空地集合,商议舞台剧的事情。然而到了时间,出木杉却说自己要接待远道而来的叔叔,静香也说自己才想起来要上小提琴辅导班。于是,最终在空地会合的只有大雄、小夫、胖虎。 

“啊——!搞什么啊?本大爷本想在校园祭开个人演唱会呢!可没想到要演什么破烂舞台剧……”胖虎扯着大嗓门抱怨道。 

小夫和大雄“是啊是啊”地附和着,心里却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舞台剧还是有点好处的…… 

三个对舞台剧一窍不通的人胡乱地讨论了一番,但没有产出除废话以外的任何东西。 

“啊啊啊啊——!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做嘛!”胖虎抓了抓头发,郁闷地坐在水泥管上。 

“唉,是啊,而且现在连剧本都没有……”小夫说道。 

胖虎忽然眼前一亮:“对了!剧本!我们至少需要一个剧本才能讨论吧!” 

“是啊!没有剧本,我们讨论什么呢?”小夫继续附和。 

“可是……谁来写剧本呢?”大雄问道。 

胖虎想了一会儿,“……我们石头剪刀布!输的负责剧本!” 

结果,大雄出了剪刀,胖虎和小夫都出了布。 

“哈哈!我赢了!”大雄欣喜地喊道。 

“嗯,大雄赢了。”胖虎点点头,“所以大雄负责剧本!” 

“哎?不是输的负责剧本吗?” 

“你听错了!我说的是赢的负责剧本!” 

“哎哎?不对啊,明明……” 

“小夫,你说我刚才说的是什么?” 

“当然是赢的负责剧本!我听的清清楚楚!” 

“哎哎哎哎?不是啊……” 

“大雄!愿赌服输才是男子汉!”这时,胖虎的拳头在大雄的脑袋上空挥了挥,“你再赖账,信不信我揍你!”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 

“所以,就变成这样了……”大雄郁闷地说道。 

“……”哆啦A梦叹了一口气。一见胖虎的拳头就发怵,大雄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懦弱的性格? 

不过,考虑到这不是大雄贪玩偷懒犯的错,帮他一把倒也未尝不可…… 

“……唉,真拿你没办法……”哆啦A梦嘴上虽然埋怨,手却伸入了四次元口袋中。 

大雄沮丧的神情立刻变成了期待。这次哆啦A梦又会拿出什么神奇的道具呢? 

“当——当——当——当——!剧本创作机!顾名思义,是可以自动创作剧本的机器,只需要咖啡作为原料。” 

只见哆啦A梦拿出了一个类似于老式打字机的机器,机器左侧有一个朝上开的喇叭口。 

“只要在这个喇叭口里倒入咖啡,就可以产生剧本了!” 

“太感谢了!哆啦A梦!我马上试试!” 

大雄找到爸爸常喝的速溶咖啡,冲泡之后倒入喇叭口。剧本创作机的字母按键开始不停地跳动,过了一会儿,一沓装订好的纸从创作机下方弹出。 

大雄翻看剧本,“我看看……故事简介:20xx年,信息巨头莱果公司基于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技术,开发了可支配人类五感的游戏系统‘蛹’。柯雄、静美、彦夫、武太四名少年侦探参加了游戏发布会,却亲眼见证了游戏开发负责人惨遭杀害!更没想到的是,这场凶杀案竟与十年前的‘天才少年’杉树自杀一案有所牵连!为了查清凶案,四人不得不进入游戏,寻找案情的蛛丝马迹;同时,在游戏中,历史上凶名昭著的杀人狂魔‘剪头师托尼’正等着玩家们发起挑战。贝壳街的上空,亡灵的低吟声时隐时现……这都是些什么啊?而且为什么有一种熟悉感?” 

“咳咳……毕竟原创剧情是很难的……” 

“我再试试……故事简介:就读小学五年级的雄香过着平凡而幸福的生活。某日,一只名为‘哆比’的神秘生物来到雄香面前,希望雄香和它签订契约,成为保护世界的‘魔法少女’;同时,神秘转学生晓美静的出现,也给雄香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在雄香犹豫之时,好友美杉抢先一步成为魔法少女。之后,雄香才渐渐发现签订契约背后的残酷代价……看上去好难懂啊!而且为什么还是有种熟悉感?” 

“呃……” 

“再试一下……” 

之后大雄给机器灌了很多杯咖啡,产生了很多剧本,但没有一本让他满意。  

“啊——!什么破烂机器嘛!”大雄烦闷地看着手边的厚厚一摞剧本,以及正在辛苦运作的剧本创作机。这时,他突发奇想:“对了!这台机器以咖啡为原料,那么是不是咖啡越多,产生的剧本越好呢?”想到这里,他将手中冲泡好的一杯咖啡又倒入喇叭口中。 

“喂!大雄!不能这样!”哆啦A梦见状,连忙制止道。只是已经迟了。咖啡倒入喇叭口后,创作机发出类似于呛水后咳嗽的声音,字母按键毫无规律地跳动起来,连带着机器也震来震去,令大雄和哆啦A梦吓了一跳。 

过了一会儿,随着字母按键的一阵抽搐,一沓剧本纸从机器中弹出。之后,喇叭口排出一团黑烟,机器便再无动静。 

“都是你干的好事!创作机被你搞坏了!”哆啦A梦检查了机器后,痛心疾首地朝大雄喊道。 

大雄却没有理会哆啦A梦,而是捡起剧本翻看起来:“……故事简介:某日,一颗具有放射性的外星陨石坠入地球。一只蜥蜴被陨石辐射,并在多年后变异为一头巨龙!巨龙掳走了阿卡纳王国的静子公主,将她囚禁于深黑古堡之中。为了解救公主,邻国王子雄助、剑士武太郎与弓箭手圆夫历尽艰险,最终战胜巨龙,将公主救回王国。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虽然有些还是看不太懂,但似乎挺有意思的!” 

同时,大雄心里想:王子雄助、公主静子……不就是我和静香吗?也就是说……嘿嘿……嘿嘿…… 

大雄一边傻笑一边拍了拍剧本:就是它了! 

…… 

第二天放学,五人改在出木杉的家中讨论舞台剧的事情。大雄将自己的剧本带了过去。毫无意外,剧本受到了一致好评,在很小的修改后即得到通过。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角色安排了……”出木杉说。 

“这还需要安排吗?”胖虎摇了摇手指,“公主当然是静香了!王子是我,弓箭手是小夫,剑士是出木杉,嗯,那个巨龙怪物……根据排除法,怪物是大雄!” 

“什么?!”大雄愕然,“为什么要我当怪物?” 

“你有意见吗?!”胖虎冷眼看着大雄。 

“我……”大雄不禁打了个寒颤,“我要当王子”的话活活被咽进肚子里,他难过地低下了头。 

“那个……”正在这时,静香开口了,“其实……我不太想演公主……” 

“你不演公主?那你演什么?”出木杉好奇。 

“我想演王子!”静香说。 

“啊?!”男孩们都是瞠目结舌。 

但是静香似乎是认真的。她十指交缠,满怀憧憬地说:“其实,我一直很羡慕男孩子洒脱自由的生活,想在演戏中稍微体验一下——这也是我报名舞台剧的目的——所以,请让我演王子吧!” 

男孩们面面相觑,“……好。”最终,他们点了点头。毕竟静香已经这样央求了,他们怎么能拒绝呢? 

但问题是……谁演公主呢? 

“我演巨龙吧。”出木杉立刻说道。 

好快!而且好狠!宁愿演怪物也不愿意演公主!剩下的三人在心中想道。 

大雄、胖虎、小夫,你瞪瞪我,我看看你。 

“……大雄!你演公主!”胖虎命令道。 

“为什么让我演?”大雄拒绝。 

“你不服气?”胖虎瞪着大雄。 

“……不!我不演!”大雄避开胖虎的目光,拼命摇头。他宁愿被胖虎打一顿也不演! 

“你!……小夫,你演公主!” 

“啊!不要不要不要!” 

三人就这样吵成一团。最后,出木杉劝解道:“那个……要不你们用石头剪刀布决定吧!” 

三人想了想……也只有这样了。 

于是,三人开始准备。 

“等一下!”出手之前,大雄忽然喊道,“要先说清楚,是赢的演公主,还是输的演公主!” 

胖虎看了大雄一眼:“输的演公主!” 

“好!”大雄看向出木杉和静香,“出木杉,静香,你们听到了吧?” 

“听到了,输的演公主。”出木杉和静香点头。 

“好!”大雄的心定了下来,这次不怕胖虎赖皮了! 

“……剪刀,石头,布!” 

最后,大雄出了剪刀,而胖虎和小夫……都是石头。 

…… 

第三天,五人改在大雄家讨论。这一次,小夫带来了他的戏服设计稿。 

“哇!好漂亮的设计!”静香看着服装设计稿,由衷地赞叹道。 

“嘿嘿……哪里哪里,还有很多不足呢……”话是这么说,但小夫高高昂起的头暴露了他的骄傲。 

众人看过设计稿,也都是赞不绝口。 

“可是……这么精美的衣服,制作起来一定很难吧?”这时,出木杉却泼出一盆冷水。 

“这个……”众人的神情变得尴尬起来。 

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哆啦A梦的身上。 

“……”事实上,在小夫拿出设计稿的那一刻,哆啦A梦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了……果然,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 

不过,要做出这样的设计,小夫一定还是花费了不少精力的。别让他的努力白费了。 

“……真拿你们没办法啊……”哆啦A梦说着,将手伸进了口袋。 

“……当——当——当——当!换衣照相机!只要放入漂亮衣服的图纸并对人拍照,就能让他/她换上图纸上的衣服!” 

众人见哆啦A梦拿出道具,都很欣喜。有哆啦A梦的帮助,舞台剧的准备一定会变得相当顺利。 

“谁先来呢?”哆啦A梦问道。 

“我先来吧!”静香先举手。 

于是,哆啦A梦将王子服装的设计图纸放入相机,并对着静香照相。“咔嚓”一声后,静香便换上了一套缀着红色披风、装饰精美的欧洲古典男式贵族服装。静香原本柔美的脸庞也由此平添了几分英气。 

“真帅气!”众人赞叹道。 

“真的吗?”静香受宠若惊。她低头看着身上的服装,但由于不能看到全身,显得有些苦恼。 

哆啦A梦又掏了掏口袋,“当——当——当——当!落地镜!顾名思义,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 

静香对着哆啦A梦拿出的落地镜照了照,亦是十分惊喜。 

接着,哆啦A梦又给胖虎、小夫、出木杉换了装。胖虎穿上了一套银白色的厚重剑士铠甲,小夫是一套漆黑色的弓箭手皮衣,至于出木杉……则是一副岩石色的巨龙皮套,只是巨龙的脑袋圆溜溜的,一对宽大的翅膀无力地耷拉在背后,随着出木杉的动作而上下摆动,因此并不显得恐怖,反而……有些可爱。 

“那么,最后就是大雄了……”哆啦A梦看向大雄。 

“啊?我……我就不用了吧。”大雄看着哆啦A梦手上的相机,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僵硬地摆手道。 

“大雄!你这是什么意思!”胖虎想要捋起袖子——但他发现手臂上是坚硬的铠甲,只好作罢,“我们可都换上了,你为什么不换?难道你想撒手不演吗?” 

“不是啊……”大雄缩了缩头,声音也低了下去。唉,本来还想着演王子,结果王子没当上,却成了公主!还要穿女孩的衣服!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不过,他演公主这件事,是早已决定的事实,他也只好认命。算了,被嘲笑就被嘲笑吧!反正,我也没少被嘲笑过…… 

最后,大雄无奈地、轻轻地点了点头。 

哆啦A梦将公主的服装图纸放入照相机,给大雄照了相。 

“咔嚓”一声,一套造型优雅的欧洲古典长裙在大雄的身上出现。视线从下而上,是蓬松的褶边群角、纤窄的束腰、胸前的蕾丝花饰、高而细的领子,以及……一张平平无奇的、小学五年级男孩的脸。 

“噗……哈哈!好蠢的样子啊!”胖虎和小夫率先笑喷。静香和出木杉虽然没有说什么,却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哆啦A梦看着大雄,脸上露出同情……以及想笑又拼命忍住的扭曲神情。 

大雄痛苦地捂住了脸…… 

…… 

制作好了服装,众人开始正式排演——顺便一提,由于还缺少一个旁白,哆啦A梦被“征召入伍”。 

不过,由于大家都没有表演舞台剧的经验,排演也是状况频出:大雄念的台词僵硬得让人牙酸;静香的举止总是一股“女孩子气”,不像一个王子;出木杉常常被身后的大尾巴绊倒;胖虎扮演的剑士和弓箭手小夫战斗时,常常会忘记剧情而单纯地把对方揍一顿……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表演的热情渐渐被消磨,场面变得愈加混乱。 

“啊——!演不下去了!不演了!”终于,胖虎和小夫哀嚎一声,一屁股坐在榻榻米上,就此罢演。 

“怎么了?”出木杉将头伸出皮套,一边抹汗一边问道。厚重的皮套实在将他闷的够呛。 

胖虎当然不会说是因为接受不了自己战斗失败的剧情,而小夫也不会说是因为实在受不了胖虎的拳头。两人看了看大雄,异口同声地道:“是因为大雄!” 

“哎哎??关我什么事?”大雄愕然。 

“你的演技太差了!台词还念的那么僵硬!”胖虎说道,“……而且,你的样子实在是太蠢了!” 

“就是就是!弄得我完全体会不了角色的情绪!谁会为了这样一个‘公主’而和巨龙作对啊!”小夫附和道。 

“你……你们!……什么呀!我也不想演这个公主啊!是你们逼我的!”大雄几乎是喊出来的。 

“谁逼你了?是你自己输的!” 

“就是就是!输了就好好地演!” 

“我……我……”大雄被打击得体无完肤,几乎要哭出来。 

“大雄……”哆啦A梦同情地看着大雄。典雅的长裙与那张平平无奇的小男孩的脸格格不入,只显得十分滑稽。带着这样的造型在全校师生的面前演出,无论怎样都会被嘲笑吧——更何况他真的演的挺差的…… 

算了,还是再帮他一次吧……哆啦A梦将手伸进口袋。 

“当——当——当——当——!真美丽粉底!粉底的颗粒可以扭曲周围的光线,丑八怪也能变成帅哥美女!” 

趁出木杉和静香劝慰胖虎和小夫的时候,哆啦A梦将粉底搽在了大雄的脸上。 

“……哆啦A梦?这个是什么?”大雄摸了摸脸蛋上的粉。 

然而,不等哆啦A梦回答,一声惊呼响彻了整个野比家:“哇——!这……这是谁啊!为什么会这么漂亮!”胖虎看着眼前那位穿着长裙的“漂亮女孩”,几乎要跳了起来。 

“妈呀!好漂亮的女孩子!”小夫也吓了一跳。 

“哇!真的好漂亮!”静香说道,“……不过,是谁啊?” 

“……嗯,好像有一点点像大雄?”出木杉将头伸出皮套。 

众人仔细端详着女孩的相貌,才发现这个女孩虽然远比大雄好看,但五官的确隐约有大雄的影子! 

何况她还穿着大雄的戏服! 

众人立刻凑了上去:“你……你是大雄吗?” 

大雄此时则是一头雾水:“当然是了!……你们怎么了?” 

众人顿时炸开了锅! 

“大雄,你怎么……变得这么漂亮了?”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假的!假的!你是大雄的姐姐吧?他是不是为了不演戏,找你顶替他的角色,自己偷偷溜走了?……大雄,你给我出来!” 

“可是,大雄没有姐姐吧?” 

“这个……” 

正当大雄云里雾里的时候,哆啦A梦咳了咳声:“大家安静一下。这的确是大雄,我只是给他化了化妆。” 

化妆?众人面面相觑。现在的化妆术这么厉害?能把大雄也变成美少女? 

正当大家疑惑的时候,大雄连忙凑到落地镜面前,他实在想知道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见镜中浮现出一个绝美的身影——乌黑柔顺的长发(真美丽粉底自动加上的),纤细修长的睫毛,晶莹闪亮的眼眸(眼镜被自动隐藏了),小巧挺拔的鼻子,红润柔软的嘴唇,凝脂般光滑的肌肤……天哪!这是几乎只有在梦中才能见到的漂亮脸蛋啊!现在……竟然安在我的身上?! 

大雄不可思议地看向哆啦A梦,却见哆啦A梦正用他特有的“温情”的目光望着自己。大雄顿时明白了什么。 

一定是哆啦A梦用他的道具帮助我了!……谢谢你!哆啦A梦! 

大雄心里感激道。 

无论如何,“剧组”里总算是有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公主”,排演立刻继续。这一次,大家都充满了干劲。胖虎和小夫表演得尤其卖力。排演推进得十分顺利。 

……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校园祭的日子。 

学校的礼堂里,舞台剧已经开始。 

“……大雄,紧张吗?”哆啦A梦问。 

“……心怦怦怦怦地跳啊!”大雄说。 

“放心,我们已经排练得很熟练了,不会有什么事的!”静香安慰道。 

“大家,待会儿好好加油吧!”出木杉说。 

“哦!”众人齐声呼应。 

这时,台上正在表演的剧目已经到了尾声。演员们向观众致谢后离场。主持人的报幕声响起:“接下来请欣赏五年X班的舞台剧——《勇士斗恶龙》!” 

礼堂安静下来。暗红色的幕布紧闭。过了一会儿,幕布缓缓地拉开,显现出舞台中央放置的一颗漆黑色的岩石。 

一只巨大的蜥蜴突然从舞台的左侧爬出来,令观众们吓了一跳——这其实是哆啦A梦在校园里随便抓的一只壁虎,以运动神经控制器控制,并用放大灯进行了适当的放大——巨大的蜥蜴向那颗漆黑色的岩石爬去。 

此时,沙哑的旁白声响起:“它已经很累、很累了。从那凶猛的毒蛇口中惊险逃脱之后,它不知奔跑了多久。夜晚的沙漠如此寒冷,它的步子越来越缓慢,视线越来越模糊。” 

巨大的蜥蜴缓缓地爬上了那颗漆黑色的岩石,“这是一位来自天外的不速之客,盘踞在此已有多时,长久地散发着微微的光和热。它欣喜地抱住这位天外来客,贪婪地索取着温暖。有了这份温暖,它便能熬过这个冷酷的寒夜。” 

灯光忽然熄灭。过了一会儿,又亮了起来。巨大的蜥蜴已经从岩石上爬下。“日月交替,斗转星移,寒夜渐渐缩短,也不再冰冷刺骨。它望着这位陪它度过最艰苦岁月的朋友,眼中充满不舍。但它必须出发,去寻觅新的家园。” 

“它走了。步伐缓慢而坚定。但它不知道的是,它的这位朋友已在它的身体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并使它的生命形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随着巨大的蜥蜴离开舞台,灯光熄灭,幕布关闭。观众发出赞叹。 

“哇!那条蜥蜴是真的假的?好棒!” 

“假的吧!是人演的!不过真的挺逼真的!” 

“不过,到底在讲什么呀……” 

“呃……我也没看懂……可能接着看就懂了吧!” 

过了一会儿,幕布拉开,灯光亮起,舞台上显现出一幢漆黑古堡,古堡的观景台上立着一位身穿雪白长裙的美丽女孩。 

“哇——!好漂亮的女孩!她是谁啊?” 

“不知道……看节目单上写的,好像是大雄?” 

“大雄?那个野比大雄?X班出名的零分王?他不是男生吗?” 

“这个……不知道呀,节目单上是这么写的……你看,这个公主还叫‘雄子’呢!” 

“……” 

这时,美丽的女孩开口了:“……拿耶河的河水淙淙流过,如同时光一去不返。天上的繁星啊,请告诉我,何时才能回到那令我思念的故土?” 

“……”观众们立刻安静了下来。 

“……相比外表,这个女孩的声音有点粗呢……” 

“……而且,台词念的好烂……” 

这时,一头圆墩墩的飞龙从天而降(戴着竹蜻蜓),来到了女孩的面前:“嘎嘎嘎——!公主啊公主,你难道还不知道我将你抓来的原因吗?” 

“尊敬的巨龙先生,我不知道!” 

“你的父亲,阿卡纳王国的国王,他忤逆我的意志,不愿对我开放阿卡纳王国的宝库!所以我便带走他的女儿——这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 

“巨龙先生,您城堡中的财宝数不胜数,为何还要图谋敝国的一点小财呢?” 

“我生来就要统治天下间的一切财宝!这是我的意志,你们的命运!” 

“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了宝库里的财富,敝国便无法治理人民,供养军队,抵御外敌,国家便要灭亡!” 

“你们的国家灭亡便灭亡,我只要财宝!” 

“巨龙先生……” 

“……听着,雄子公主,只要你能去说服国王,对我开放宝库,我就让你回去!” 

“不用再说了,巨龙先生,我不会答应的。如果我背叛了我的国家,又怎么有资格回到那片土地?” 

“好!那你就继续待在这里吧!嘎嘎嘎——!” 

巨龙飞走了。 

这时,灯光打到了舞台的另一侧。一位腰挂佩剑、英姿飒爽的少年走到了舞台前端:“阿卡纳王国的雄子公主,美丽的容貌举世闻名!可是,一头恶龙掳走了她,将她囚禁于西方的深黑古堡之中。人们惧于恶龙的凶名,不敢前去解救。可是——” 

说着,少年拔出佩剑,长剑指向深黑色的古堡:“我,克鲁鲁王国的静助王子,誓要斩杀那头罪恶的畜生,将公主从痛苦的深渊中拯救出来!” 

场下立刻响起一片惊呼。 

“哇——!好帅气啊!” 

“而且演技好棒!” 

“这是谁演的啊……咦?源静香?X班的那个既聪明又漂亮的女孩?” 

“女孩?这场舞台剧还真有意思……公主是男孩,王子是女孩!” 

“不过,确实很帅气啊……” 

这时,一位身披银白色铠甲、手持重剑的强壮男孩走上舞台,来到了静助王子的身边:“邻国的王子殿下啊,你的勇敢让我钦佩。我,剑士武太郎,愿追随于你,用我那厚重的长剑,替你砍下那恶龙的头颅!” 

话音一落,又一位身穿漆黑色皮衣、手握弓箭的瘦小男孩登上舞台,来到了王子的身边:“邻国的王子殿下啊,你的正直让我感动。我,弓箭手圆夫,愿效忠于你,用我那锐利的箭矢,替你射穿那恶龙的咽喉!” 

静助王子抓住两人的肩头:“年轻的勇士们啊,原来阿卡纳人的心中,亦汹涌着对罪恶的愤怒,对自由的追求!好,让我们团结起来,向深黑的古堡进发,向那恶龙宣战,拯救美丽的公主!” 

“向恶龙宣战!拯救美丽的公主!” 

在接下来的几幕中,三人翻越山川险阻,抗击妖魔鬼怪,历经千难万险,最终来到了深黑古堡。 

“恶龙啊!你逃不了了!现身吧!”静助王子用剑指向城堡。 

“嘎嘎嘎——!”这时,圆墩墩的巨龙从天而降(戴着竹蜻蜓),来到三人的面前,“你们能走到这里,实在是让我惊讶!” 

“我们三人经受住了种种考验。现在,团结的力量让我们可以战胜一切!恶龙啊,你受死吧!”静助王子铿锵有力地说道。 

“战胜一切?好,如果你们有胆量,就看看我的眼睛吧!”恶龙说道。 

这时,古堡中跑出一位美丽的女孩,她大喊道:“不要看它的眼睛!” 

但是,似乎已经迟了。三人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他们相互看着,忽然,剑士武太郎向静助王子喊道:“静助!我受不了你了!每次碰到怪物,你都让我顶在前面,自己只会在后面当缩头乌龟!我已经遍体鳞伤,而你,你根本没流过一滴血!” 

弓箭手圆夫向剑士武太郎喊道:“武太郎!我受不了你了!每次吃饭你都要抢我的饭,每次睡觉你都要抢我的被子!你除了睡就是吃,活得像头猪!我被你欺压,活得不如狗!” 

静助王子向弓箭手圆夫喊道:“圆夫,我受不了你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我的腕表、丝巾、领带、手帕、腰带、靴子……是怎么不见的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口袋里的银币是怎么莫名其妙失踪的吗?!都是你拿的!你这个无耻的小偷!” 

三人立刻吵成一团,并很快升级为打斗。 

“嘎嘎嘎——!愚蠢的人类哟!你们为什么要团结?为什么要为了团结,去忍受他人的缺点?互相仇恨吧!互相残杀吧!让愤怒如波涛般汹涌起来吧!嘎嘎嘎——!”圆墩墩的巨龙手舞足蹈地狂笑着。 

“你们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雄子公主来到三人旁边,焦急地劝说着。 

武太郎注意到身旁的公主,将她推倒在地:“我们历经九死一生的磨难才来到这个地方,竟是为了救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女人?一定是你这个魔女蛊惑了我们!我要杀了你!” 

说着,手中的重剑向雄子公主刺去。 

“嘎————————————————!!!” 

这时,一声类似于猛兽的怒吼瞬间响彻了整个礼堂。只见一头将近三米高的巨型生物从后台飞上了舞台。它头尖颈长,四肢粗壮,背覆鳞甲,生有双翼——是一头真正的巨龙! 

场下的观众瞬间沸腾了——这也太刺激了吧! 

台上的大雄、胖虎、小夫、静香、出木杉则怔住了——他们可以向任何人发誓,眼前的这头巨型生物,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快跑!”出木杉当机立断,发出指令。五人立刻放弃舞台,向后台跑去。 

“哎呀!”这时,大雄却被自己的裙角绊倒在地。胖虎跑到一半发现大雄掉队,连忙跑了回去,准备将大雄拉起来。 

谁知,当胖虎的手接触到大雄时,那条巨龙立刻发出“嘎————”的一声咆哮,扑扇翅膀来到胖虎身前,左前肢一挥,胖虎便被拍飞,只留下“啊”的一声惨叫。 

眼前的场面令场下的观众瞬间沉默。三秒钟之后,一声大喊从人群中发出:“跑呀——!” 

尖叫声立刻此起彼伏。观众们疯了一般向礼堂出口涌去。 

巨龙冷漠地望着逃离的人群,“嘎——”的咆哮一声,将吓得几乎昏迷的大雄用左前肢抓住,之后便撞破礼堂的窗户飞了出去。 

在小夫将胖虎从后台的杂物堆里拉出来的时候,哆啦A梦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不得了了!不得了了!那只壁虎成了怪物!从我的口袋里钻出来的怪物!” 

小夫立刻抓着哆啦A梦的手:“哆啦A梦!你总算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哆啦A梦便快速地讲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原来哆啦A梦在回收运动神经控制器的时候,一不小心竟让那只壁虎钻进了自己的口袋!哆啦A梦连忙在口袋里摸来索去,却始终抓不住那只壁虎。正当哆啦A梦一筹莫展之时,那只壁虎终于从口袋里钻了出来——只不过,它此时早已不是一只渺小的壁虎,而是成了一头巨大的飞龙! 

“怎么会这样啊?”小夫问道。 

“它可能是刚好触发了这个道具……”哆啦A梦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长得像吹风机的东西,“进化退化光线枪!发射的光线可以让任何东西进化或是退化!” 

“……也就是说,那条巨龙是由那只壁虎进化得来的吗?……可是,壁虎能进化成巨龙吗?” 

“这个,谁知道呢……不过,这是唯一可能的解释了……总之,我们得找到那条巨龙,用进化退化光线枪让它退化回去!”哆啦A梦说。 

“对!得找到那条巨龙!大雄被它抓走了!”胖虎从地上爬了起来。 

“什么?!”哆啦A梦一蹦三丈高,“……我们更得快点了!现在就去找!” 

“那个,哆啦A梦……”这时传来女孩子的声音,静香和出木杉从后台的某个角落里走了过来,“……听说大雄被巨龙抓走了,我们也想去找他!” 

哆啦A梦看着眼前的四人,点了点头:“好!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说完,给每个人发了竹蜻蜓。众人戴上竹蜻蜓,一起飞出礼堂。 

…… 

“……可是,那条巨龙到底在哪儿啊?”飞着飞着,出木杉忽然发出这样的疑问。 

“……”气氛一时尴尬起来。没错,他们现在连那条巨龙的下落都不知道……所以这是在往哪儿飞啦! 

“咳咳……我们先回到地面上。我来用寻人拐杖。”哆啦A梦说道。 

众人立刻降落到了地面上。 

这里是闹市区,人流不绝,噪音滚滚。众人的身旁是一家电器店,橱窗里摆着一排液晶电视,不停播放着新闻。 

哆啦A梦正想从口袋里掏出寻人拐杖,突然,静香叫道:“快看!是那条巨龙!”手指着橱窗里的电视。只见电视播放着这样的新闻:“东京铁塔上空出现神秘生物,一人被困铁塔顶部……” 

“真的是那条龙!还有大雄!”哆啦A梦道,“走,去东京铁塔!” 

“是!”众人齐声呼应,戴上竹蜻蜓立刻飞走,留下旁边的路人在风中凌乱…… 

…… 

飞了几分钟,东京铁塔已经遥遥在望。仔细看去,确实有什么东西在顶部飞来飞去。 

哆啦A梦掏掏口袋,“当——当——当——当——!望远镜!顾名思义,只是普通的望远镜。” 

哆啦A梦用望远镜看去,发现那个飞来飞去的“东西”就是那条飞龙;同时在东京铁塔顶部,“雄子公主”正抱着铁塔的钢架,无助地哭泣着。 

“大雄就在那里!全员,快速前进!”哆啦A梦立刻下令。 

同时,巨龙也察觉到了来袭的众人。它眯了眯眼睛,庞大的身躯降落在铁塔顶部,压得钢架嘎吱作响。大雄哭得更大声了。 

在众人来到巨龙面前的不远处时,巨龙“嘎嘎呱咕”地叫了起来。 

“咦?听上去好像在说什么……”哆啦A梦惊讶起来,“……翻译魔芋!” 

之后,哆啦A梦勉强能听懂它在说什么了。 

“咕咕,嘎!嘎咕,嘎嘎!(佳子,保护!敌人,消灭!)” 

佳子?佳子是谁啊?哆啦A梦心中疑惑,便喊道:“你听着!我们不是敌人!我们只是来找大雄的!” 

“咕嘎!咕咕,嘎嘎,嘎咕嘎!嘎咕!(欺骗!佳子,伤害,看见了!敌人!)” 

所以说佳子到底是谁啊……哆啦A梦一边心中吐槽,一边大喊着:“我们都不知道佳子是谁,又怎么会伤害她呢?” 

“咕嘎!咕嘎!嘎咕!(欺骗!欺骗!敌人!)” 

哆啦A梦意识到和这条倔强的龙是没法交流了。他缓缓地飞近巨龙,口中安抚道:“放心,我们绝对不是敌人,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突然,哆啦A梦亮出藏在背后的进化退化光线枪,光束射向巨龙! 

可惜的是,巨龙的身躯虽然庞大,反应却十分迅捷。它一振翅,便从铁塔顶部起飞,避开了那道光束! 

“咕嘎!嘎咕!嘎嘎!(欺骗!敌人!消灭!)” 

巨龙一声怒吼,拍着翅膀向众人飞去。扫过来的强风干扰了竹蜻蜓,众人飞行不稳,立刻东摇西晃,在空中散了个七零八落。 

当众人好不容易稳住的时候,巨龙已经回到了铁塔顶部。 

“可恶!……我们得用火力压制住它!”哆啦A梦从口袋里掏出空气炮,给众人装备上,“我们上!” 

众人再次接近巨龙,这一次,他们在稍远的地方停下。哆啦A梦喊道:“发射!”数道空气柱从空气炮中发出,向巨龙射去! 

然而,巨龙似乎对空气的波动异常敏感。空气柱还未抵达,巨龙便抢先起飞。空气柱轰击在铁塔的钢架上,令其发出嘎吱的响声。 

“啊!妈妈!救我呀!”“雄子公主”差点被空气柱轰到。他抱着一根钢架,哭喊得更加大声了。 

巨龙怒吼一声,挥动双翼向众人疾飞而去。它的速度异常迅猛——很难想象这是一副将近三米高的身躯所能拥有的——哆啦A梦大喊道:“射击!不能让它靠近!”众人立刻向巨龙发射空气炮。 

然而巨龙在空中疾行的同时左闪右挪,如同一个优雅的舞者,轻松避开了所有的射击! 

“散开!散开!”哆啦A梦连忙喊道。只是巨龙已经来到了众人上空。它猛然一个加速,自上而下穿过众人的阵列,强烈的风压再次冲散了众人! 

“大家按好竹蜻蜓!千万别掉下去!”哆啦A梦大喊道,他被强风推了出去,在空中至少转了十圈才稳定下来。 

好在巨龙的冲击也让众人与之拉开距离。他们稳住身形后,立刻向远处退去。巨龙见众人撤离,冷冷地喷了一口龙息,身体一摆,又飞回铁塔的顶部。 

“可恶……这条龙飞得实在是太快了!它要是不能飞就好了……对了!”哆啦A梦忽然灵光一现,他对其他四人说道:“胖虎、小夫、出木杉、静香,我们可以这样……”说出了他的主意。 

…… 

巨龙依然矗立在铁塔之上。 

这时,远处有一个点逐渐向巨龙靠近。巨龙眯起眼睛,向那个小点望去。 

随着距离的拉进,巨龙发现那个小点就是刚才那个会飞的蓝色狸猫。 

哆啦A梦在合适的距离处停下,对巨龙喊道:“哈啰,龙大哥!你在上面站了那么久,肯定也累了吧?要不要吃点东西啊?”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堆点心,“我这里有铜锣烧、墨鱼丸、菠萝饼、蜜瓜糕……都很好吃哟!” 

巨龙只是冷哼了一声,不为所动。 

“……龙大哥,其实你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哦!以前的你,纤瘦,小巧,苗条……而现在的你,肥胖,硕大,臃肿……唉!如果让你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看到你成了这个样子,它们该有多伤心啊!……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听我的话,我肯定会将你变回去的!” 

巨龙挪了挪屁股,搔了搔脸颊,依然没有理会哆啦A梦。 

终于,哆啦A梦似乎失去了耐心,大喊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臭壁虎!烂蜥蜴!接招吧!”说着拔出空气炮,向巨龙射击! 

巨龙轻蔑地哼了一声,双翅一振,空气柱从它的下方扫过。哆啦A梦还不死心,继续射击。巨龙翅膀连拍,越飞越高,空气柱在它的身下全部落空。 

这时,哆啦A梦却露出了得胜的微笑:“好机会!”他忽然停止射击,身体笔直地向铁塔上的“雄子公主”全速飞去! 

巨龙意识到了哆啦A梦的真正目的,它怒吼一声,立刻向下俯冲而去。然而,就在这时,它的翅膀忽然被什么东西抓住。它回过头去,发现抓住它翅膀的,正是刚才剩下的四个人! 

原来,在哆啦A梦从正面吸引巨龙的注意力的时候,四人悄悄地绕到巨龙的下后方,目的就是为了在巨龙仓促俯冲而难以回避的时候,抓住时机,控制住它的翅膀!此时胖虎和小夫抓住了巨龙的左翅,出木杉和静香抓住了巨龙的右翅,巨龙失去了飞行的动力,发出沉闷的一声咆哮,坠落在铁塔顶部一侧,撞得钢架发出尖锐的呻吟,并产生了肉眼可见的形变! 

“成功了!”在四人拼命地按住巨龙的翅膀的时候,哆啦A梦兴奋地飞到巨龙的面前,他手中的进化退化光线枪对准了巨龙:“给我变回去吧!……啊嘞?啊嘞?”却发现光线枪没有任何响应! 

“糟糕!不会是坏了吧!”哆啦A梦想到一个恐怖的可能。 

这时,四人的力量终于达到了极限。“哆啦A梦,我们撑不住了啦——!”随着一声大喊,巨龙的翅膀终于压过了四人的合力,将四人掀飞。它怒吼一声,以全速撞向面前的哆啦A梦。哆啦A梦闪避不及,被巨龙撞了个正着,竹蜻蜓也被撞掉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失去了竹蜻蜓的哆啦A梦几乎是以自由落体的形式从铁塔顶层向下坠去。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找到了!竹蜻蜓!” 

终于,在离地面只有数米的时候,哆啦A梦从口袋里找到了竹蜻蜓。他连忙戴在头上,在几乎要撞击地面的时刻剧烈减速,慢悠悠地坠了地。 

“呼——真是好险哪……差点就变成一堆零件了!”就在哆啦A梦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注意到自己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抬头看去,只见那条巨龙向自己俯冲而来—— 

“嘎——————————————!” 

随着一声怒吼,巨龙降落在地,右前爪将哆啦A梦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呃……龙大哥……你不要那么生气嘛……”哆啦A梦咽了咽口水,努力挤出笑容。 

巨龙将头凑近哆啦A梦,带有疤痕的眼睑睁开,露出墨绿色的眼珠。炽热的龙息喷吐在哆啦A梦的脸上,几乎要把哆啦A梦熏晕。 

“嘎咕!嘎——嘎——!!(敌人!消——灭——!!)” 

说完,巨龙张开大嘴,向哆啦A梦咬去! 

“哇呀呀呀呀呀呀——!”哆啦A梦闭上眼睛发出惨叫。 

“住手!小黄!” 

正在这时,一个女孩的疾呼声传了过来。这道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令巨龙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 

巨龙转过头去,发现不远处立着一位留着黑色长发的女孩。“咕咕!(佳子!)”巨龙兴奋地喊道。它立刻放开哆啦A梦,庞大的身躯窜到了女孩的面前。 

“危险啊——”哆啦A梦艰难地爬起来,向那个女孩喊道。然而接下来的场景,令他瞠目结舌。 

那个黑色长发的女孩抚摸着巨龙的头顶,温柔地说着:“小黄乖……小黄乖……”刚才还凶猛无比的巨龙,此时竟眯着眼睛,尽情享受女孩的抚慰。粗壮的尾巴摇来摇去,简直像一条遇见主人的小狗! 

“啊嘞?啊嘞……?”哆啦A梦的脑子不够用了! 

…… 

“哆啦A梦!我们来救你了!——” 

胖虎、小夫、静香、出木杉四人降落到地面,正准备和巨龙作最艰苦的斗争。可眼前的场景,却让他们当场石化! 

“啊——可真是个乖孩子啊!”哆啦A梦摸摸巨龙的脸颊。 

“是吧?小黄其实是很温驯的!”黑色长发的女孩笑眯眯地摸着巨龙的翅膀。 

“咕咕!呱!(佳子!喜欢!)”巨龙舒服地叫着。 

“哆……哆啦A梦,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四人走近哆啦A梦,胖虎问道。 

“啊!你们来了!……事情其实是这样的……”哆啦A梦向众人解释了事情的原委。 

…… 

佳子路过那片放着水泥管的空地,她发现有三个小男孩蹲在空地的一角,不知在看着什么。 

“听说壁虎的尾巴断了还可以再长。我们把它切下来试试吧!” 

“好啊!……快看!自己就断了!尾巴还一跳一跳的!真有意思!” 

“……对了!既然断了尾巴可以再长,我们把它的眼珠挖出来,看还能不能再长吧!” 

“好!有意思!……不光眼珠,还有手,脚,脑袋!再把肚子剖开,看它能不能合起来!” 

“我们先挖它的眼珠……” 

“住手!”佳子走到三个男孩的旁边,说道。 

“你是谁啊?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们不能这么虐待它!” 

“谁虐待了?我们在科学研究!科学研究,懂吗?” 

“明明是个女孩还这么嚣张!老大,我们把她打一顿吧!” 

“好!” 

三个男孩将佳子围起来,把她揍了一顿。 

“哎呀!光顾着揍人了!那只壁虎跑了!” 

“真扫兴!趁大人来之前快走吧!” 

“走啦走啦!” 

…… 

在佳子脸上的淤青快好了的时候,她再次路过那片空地。这一次,她在水泥管上又发现了那只壁虎——它背上有一块大黄斑,左眼皮留着刀切的疤痕,很好辨认。 

之后,上学,上课,回家,吃饭,睡觉……她总能在某个角落看见那只壁虎。墨绿色的眼珠凝视着她,不知在想着什么。 

终于,一天晚上,快睡觉的时候,佳子向墙角的壁虎伸出了手。 

“你想上来吗?” 

壁虎看着佳子,慢慢地,它爬上佳子的手。 

“哈哈,好痒……你真可爱!”佳子摸了摸壁虎的背脊。壁虎温驯地将头搭在佳子的手上。 

“你的背后有一块黄斑……就叫你小黄吧!”佳子说。 

从此,佳子和小黄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上学时,佳子走路,小黄走路边的墙;上课时,佳子在教室里听讲,小黄在室外闲逛;睡觉时,佳子躺在床上,小黄在墙壁游走,替佳子扫灭蚊虫…… 

可是,就在学校举行校园祭的这一天,小黄不见了。 

佳子在校园里焦急地寻找着。这时,班主任老师走了过来:“伊藤,还在闲逛什么呢!舞台剧马上就要开始了,快去礼堂!” 

“是……” 

佳子被迫来到了礼堂。虽然坐在座位上,但她满心牵挂着在礼堂外不知所踪的小黄。 

舞台剧演了一场又一场,只是,她实在是无心观赏。然而,当五年X班的同学进行表演时,这场叫做《勇士斗恶龙》的舞台剧的开头,一下子吸引了佳子的注意。 

“那只蜥蜴……是小黄!真的是小黄!”佳子惊喜地认出了小黄,“……可是,为什么小黄会变得这么大呢?……算了,反正没有失踪。表演完后找那些同学问一下吧!” 

然而,没有等到舞台剧结束,变故再次发生:就在“剑士武太郎”想要杀死“雄子公主”的时候,一只巨龙般的庞大生物冲上舞台!更让佳子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她认出了那头“巨龙”——带有疤痕的左眼皮,背后的黄斑——它就是小黄! 

“小黄……小黄怎么会变成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佳子满腹疑惑,心中又担忧,又害怕。她想冲上去叫住小黄,但逃离的人流阻碍着她前往舞台。等到她接近舞台的时候,小黄却发出一声咆哮,将那个扮演“雄子公主”的同学抓走,撞破窗户飞走了。 

“小黄!小黄!”佳子冲出礼堂,向小黄飞走的方向追去。可是她的速度完全比不上小黄飞行的速度。不一会儿,小黄就成了天边的一个点。 

佳子满心焦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只能茫然地沿着小黄飞走的方向行走。 

佳子路过一家电器店。这时,橱窗里播放着的新闻引起了佳子的注意:“东京铁塔上空出现神秘生物,一人被困塔顶……” 

原来小黄去了东京塔!佳子的心中燃起了希望。她立刻叫了一辆出租车,向东京塔赶去。 

终于,当她来到东京塔的脚下时,她看见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躯。 

“住手!小黄!” 

…… 

“原来是这样啊!”四人恍然大悟。 

“而且,怪不得小黄要抓走大雄,它一定是把大雄当成伊藤同学了!”出木杉说。 

众人看向佳子的脸——的确,虽然佳子不如“雄子公主”漂亮,但五官竟有七八分的相似! 

“加上那个时候‘武太郎’要攻击‘雄子公主’,它一定就此认为我们是要伤害伊藤的坏人!”小夫说。 

“可是,为什么小黄要把大雄带到东京塔上去呢?”静香问。 

“呃……可能它认为那是最安全的地方吧!毕竟那么高,没人上的去!”哆啦A梦猜测。 

“对了,说到东京塔……” 

众人抬起了头。 

“大雄还在塔顶呢!” 

…… 

第二天,学校礼堂,昨天因故没有演完的舞台剧将在这里继续演出。 

“啊!深黑之石!我的深黑之石!” 

圆墩墩的巨龙(戴着竹蜻蜓)抱住向下跌落的漆黑色岩石(戴着竹蜻蜓)。最终,岩石压着巨龙摔落在地面上。 

“成功了!我们消灭了恶龙!”深黑古堡的观景台上,剑士武太郎兴奋地喊道。 

“不,不是我们消灭了它,是它的贪婪消灭了它自己!”静助王子说道。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静助王子转向雄子公主,“那就是我们终于救出了全大陆最美丽的公主!” 

说着,静助王子紧紧握住了雄子公主的手! 

“静助……” 

雄子公主亦紧紧回握着。 

这时,舞台上传来“铛——铛——铛——铛——”的钟响,幕布开始缓缓拉上,沙哑的旁白声响起:“打败恶龙后,静助王子和雄子公主将古堡中的财宝分还给各个国家,得到了全大陆的赞誉;回到王国后,静助王子向阿卡纳王国提亲,并得到国王的同意。第二年春天,静助王子和雄子公主成婚,同时,阿卡纳王国和克鲁鲁王国正式结为盟国。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幕布关上后,台下响起暴风骤雨般的掌声…… 

…… 

佳子来到后台,见到了胖虎、小夫、静香、出木杉四人。 

“恭喜!演出大成功!”佳子向四人打了打招呼,笑着说。 

“嘎呱!嘎呱!”一只小型飞龙从佳子胸前的口袋里钻出来,兴奋地叫着——它自然是小黄。由于进化退化光线枪的修理还没有完成,庞大的身躯又会造成许多麻烦,因此哆啦A梦用缩小灯缩小了它。 

“哪里哪里!”众人谦虚地说着,但脸上的表情暴露了他们的得意。 

“今天主要是静香发挥得太棒了!”出木杉说。 

“哎?出木杉演得也很棒啊!”静香说。 

“嘿嘿,今天的演出终于激发出了本大爷的演技天赋!”胖虎说道,“……不过,还是有点险,反目成仇那一段戏,差点又忍不住把小夫揍了一顿!” 

“别说了!你当时差点把我的裤子都扒下来了!”小夫无奈地说。 

“哈哈哈!” 

“嘎嘎嘎!” 

“……啊嘞?出木杉……你……” 

“啊!糟糕!养成习惯了……”出木杉捂住了嘴。 

“……对了,大雄呢?”佳子问道。 

“哦!他在那里呢!”静香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架梳妆台。 

只见大雄趴在梳妆台上,一双眼睛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面如死灰,口中机械地说着:“我怎么这么丑我怎么这么丑我怎么这么丑……” 

旁边的哆啦A梦耸了耸肩:“没办法,据说这叫‘卸妆综合征’,给他点时间冷静一下吧!” 

“……噗哈哈哈!”虽然看上去很惨,但众人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 

几天后,进化退化光线枪修好了。哆啦A梦将小黄复原。佳子和小黄又回到了原来平静的日子。 

欺负小黄的那三个男孩,据说因为打架伤人被抓进少管所,目前正在接受教育改造。 

出木杉得到了去美国航天局参观的机会——这是他在美国航天局工作的叔叔帮他争取的——他对此感到十分兴奋,并为此请了一周的假。 

静香的小提琴辅导班已经关闭,老师离开东京去了大阪,这令她十分沮丧。 

胖虎最近正日夜勤练歌技,这是他在为明年校园祭的个人演唱会作准备。 

舞台剧的好评大大激励了小夫,他更加勤奋地学习服装设计,希望能在下次舞台剧上设计出更优雅华丽的服饰。 

大雄依然过着贪玩偷懒、早睡晚起的生活。 

大概,就是这样了……哦,对了,据说舞台剧演出之后,大雄和静香都收到了不少情书——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全篇完)


本文发表于机器猫吧,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avatar
avatar
0

顶顶~

4个月